<< 1 ... 1 2 3 4 [5] 
点击: 132624  回复: 246  已被138人收藏

 沪北大怪谈一都市传说!(译:桑海博米额册老四题)

992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0+2429

由于这回人比较多,为了避嫌我们分散进去动迁现场,这次居然连路灯都灭了,可能已经没什么人住里面了,似乎还有几栋小屋子亮着微弱的光线,一路上还发现年轻男女躲在小角落激情的亲吻着,我装作没有看见,现在的小年轻是会找地方。毕竟穷苦人家还在哪来钱去丽思卡尔顿啊。这回黄大仙还是来了,满脸堆笑,一看到李总就立马凑上去塞名片,“李总如果对古玩有兴趣可以找我,我这里可都是稀有货~哈啊哈”老规矩,时间一到,那番奇异的感觉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就这短短几个月和这家伙鬼混我似乎已颠覆了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并习以为常了。依旧黄老板守门,我们一行人鱼贯而入,这次他们跟着我们后面,老林记性还算不错,比上次早些达到古庙,一路上我特意瞥了一眼,似乎李总对这言情的景象惊讶的合不拢嘴,而中年老男人似乎很镇定,那两个守卫还在,总之他们似乎也看不到我,这回底气就有了,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还在这样的少妇面前装个逼显得自己非常可靠,这想法是好的,然而我回过神来,他们都比我先进去了,攀折米兜阶梯一路而下,周围的动物似乎都在树后好奇的观察着我们这些奇怪的人,穿过树林深处,这漩涡井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终于找到了!师妹!看就是这个!”;老男人兴奋的说道边冲了过去,随后从包里取出一本小本子,又拿出一个小罗盘。只是这罗盘我从没见过的样式,是个黑色的方形罗盘。“就是它了!”李总也小跑走上前去看,此时我觉得我们似乎成了空气已经。后来,我就看到他们拿出一个银色的保温瓶沿着水下去的地方灌了农夫山泉大小的一瓶,拧上盖子,随机,我们地上的水似乎瞬间干了,原本的小漩涡处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出现了一口古井,古井周围刻着一些浮雕,走过去仔细看看,上面是一些个人,有的在互相照顾病员,而画面中央则有一些权贵模样的人,从穿着上像当官的,顶上!是一双巨大的眼镜,而这双眼睛上方则是一双猫耳朵!想起来!这既是土地锁的盒子上的图案~!时间似乎还有富余,不过有了上次的经验,这地方还是很邪乎的,不能有太强的好奇心,我清了下嗓子,“各位老板东西也找到了我们能回去吧?”“好,走吧”李总说道。上去总是会比较费力,还好我这种底层劳动人民在工地锻炼多了,不像他们几个人上来后就气喘吁吁,回头再往往下面的景象,这回我已经什么都看不清楚了,被彻底的笼罩在了黑暗之中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0 09:24:12
458
0
来自:上海
注册:2011-06-10
发帖:0+311

嗯啊?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0 10:33:27
992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0+2432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0 11:12:59
992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0+2433

原来以为一切都会那么顺利,然而,当我们真要跨出入口半步时,这两个犹如小巨人的门卫似乎发现了我们并双双拦住我们,吓得我这别叁心如鹿撞,赶紧躲到老林后面,“这不关我的事,您老开开恩,我可是良民啊~”我吓得就差点瘫软在地上了。可是突然间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我抬头又看看,这两个守卫似乎又瞬间石化了般在那文斯不动,但是让我们从架着的刀下钻过去?不存在的,以为我电影里看得还少?还好带了瓶加多宝,拧开喝了口压压惊。众人互相对目着这可怎么办?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0 11:23:36
993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1+2444

“不知羞耻的贼!哪里跑!”声音洪亮又有些嘶哑,此时两个守卫居然开口说话了。那中年男子不慌不忙的撩起袖口,手腕上竟有一个图腾,两个守卫看到图腾后竟然给他让开了路,并恭敬的叫到“老爷请!”众人脸上浮现着茫然,我越发觉得这人确实不简单,似乎他知道的不比我们少,而老林脸上的表情却不怎么好看,眉头进群“着图腾好眼熟啊”中年男人昂首阔步的朝越过半米门槛径直穿过两个伐守卫,我们赶紧跟在后面鱼贯而出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2 12:56:54
994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1+2445

出来后没走多远,轰隆一声。那庙灰飞湮灭了,周围刮了大风,这风大到走一步竟要两步的气力,天上顿时乌云笼罩在月亮的周围。然而,我向另一边看去,竟然出现了另外一个月亮!更让我惊讶的是,这两伦月亮却像眼珠似得转动了几下,就像天上有双巨大的眼睛注视着我们,让我不寒而栗,当我还被震慑在眼前的景象中,我听到一声“李总!你怎么了!?”我回过神来一看,李总瘫软在地上,冷汗直流,老林搀扶着她。“师兄!你在茶里放了什么!”“呵,对不起师妹,我原来也不想这样,可是这是师傅的意思,我不好违背,组织可是规矩的,我先走一步了。”“看来你们两个小子果然有那么把刷子也不是普通人,要做好人还是要活命你们自重了”说着嘴角微微上扬,让后朝地上的李总瞥了一眼,几步消失在那些虚幻的人流中。“我早就觉得那老帮瓜有问题,自从第一次看到那人,总觉得气场上说不上来,有点犯太岁的五行,但是当时人多,我不好确定是他还是李总或者是别处沾上的”老林说道,“我们总不能丢着李总不管吧,可是时间不多了,带着个1米7的御姐,风又大,我们怎么跑得快!”我看看那黑丝齐膝长筒靴“行了别废话了”说着一把夺过了我手里的加多宝,然后拧开就往李总嘴边送去,这算不算间接kiss了。。。。我心理泛起了一些邪恶的想法,不一会儿李总竟然能自己站起来了。“我勒个去,加多宝还有这功效!”“我的体质自然背会被这种小蛊干倒,但是普通人和女人就不一样了,而就你没事,那只能是加多宝的效果了,我在云南时就听说加多宝里有一种草药能暂时克制住一些小蛊,虽然只是暂时的”“暂时?难道说?我。。。。尼玛”“怎么样?好点了吗?”李总点点头,也没时间多想了,我跑在前面,后面是老林扶着李总跑。就快回到出口时,远处跑来个黑影,越来越近发现是黄大仙!“我就知道那老棺材不是什么好料,果然!”黄大仙帮忙也拉了一把,脚跟刚跨出来后面的门就关上了。哎,那老东西出来也什么都没说上了宾利就直接开跑了,我就知道没好事。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2 13:29:53
994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1+2446

他们激烈的讨论着,我看看脚跟边的土地锁哗啦的散架了,变成了一堆小铜块。黄大仙扶着李总进了老林的车,老林则蹲下拿出个密封袋把这堆乐高装了进去,看看天也快亮了,驱车回到了别墅。张伯在门口等着,下车后连忙扶着李总进了一楼的卧房,然后我们也各自回去躺着了。这一觉倒下去就睡着了,当我醒来后,发现客厅很热闹,看看时间已经是上午10点了,客厅里李总黄大仙在和老林讨论着什么,看到我来了后都招呼我坐下,“你小子总算醒了啊!”“老林,朝我笑道”“怎么?我有睡得很久吗?”我又看了看手机,似乎有睡了9个小时,然后我看了下日期,我去,竟然已经过了2天!张伯端着热腾腾奶茶进来,随后一边从推车上往盘子里加面包和蛋糕。我狼吞虎咽得吃着,边听他们的对话内容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2 13:39:30
994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1+2447

“这回是我师兄对不起大家了,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地,不过这要谢谢铺子的加多宝,刚才我已经让张伯订了50箱,以后大家就尽管喝吧”听到这里我的心里如同小鹿乱撞,“你师兄果然是那边的人李总,我把那图腾画给了广东的朋友看了,这是蛊寄汇的标志!”蛊寄汇?众人问道?“恩,是的”老林喝了口奶茶继续说道”“这是明朝起就有的一个民间组织,期初是那些想要谋权篡位的太子和藩王所建立的邪术组织,精通研究一些稀有的邪术和蛊术,来达到控制权利和经济的组织,但是二战后就慢慢没有了动静,据说被遣散,以前一些势利很大的军伐和黑邦都有一些瓜葛,我不知道今天还有活动”“那他们要这东西能干嘛?” “这我不清楚,但是这井水即便再****也能卖个好价钱,也或许能够作为某些特权交易的砝码”“”不多,大概可以卖个5000万,我昨天找人打听过了,似乎这几天有传言珠海那边有人要搞个特拍会,不少商界大佬都去了那边最近,喝了能治百病,多活上个几十年谁会不稀罕啊”黄大仙拨弄着手机说道,我望过去发现他竟然在大王者农药。“其实,我是当年松江府司家族的后人,这土地锁是我祖父留给我的,他去年刚去世,这把锁我懂事起就看到太祖父一直跨在脖子上,小时候还坐上他身上把玩过这锁,临终前他把锁交给了我,说有样传家宝被锁住了,还说那里现在不安全,让我把东西取回来,可还没说清楚那是什么的时候就咽气了。刚开始我也是一头雾水,不过还好找了内地的朋友发现了一些线索,后来又联系上了老林,这也是缘分啊。"就在此时,黄大仙伸了个大懒腰看他在包里一顿翻,然后咚的一声放了个合金保暖杯在桌子中央“哎,行了,我真是看不下去了,东西在我这里呢!”,“什么东西?大家疑惑的问道?“猫井水啊?你们难道要找的不是这个吗?"老林疑惑的问道,你特么开玩笑也不按分寸和场合?“谁特么和你开玩笑了?”“我是生意人,对细节很敏感,上海里的那些个东西出去都要经手我们这个圈子,我当时立马就给朋友打电话了,然后就找机会就说帮一个大客户看看货,后来,后来我趁他们不注意,就掉包了啊~!按我的本事,弄到外地我也是有能耐洗白这货的,但是我做生意也是有规矩的,我这人也实在,希望李总以后能多关照下本人的生意哈~!。顿时,一桌子人又没有了声音,老林拉了我出来抽了支烟,看到楼下张伯正在给绿化浇水,边上则停了辆魅影。。。哎有钱人。聊了一大概有1小时的样子,我看看烟屁股也变成了78根,两人跑了出来,李总则是满脸的笑眯眯的,手上提着个看看上去就不便宜的包,里面鼓鼓囊囊的,我们送她到门口,张伯帮她开了门,然后发动起了车,然后她再次谢了大家,然后豪车驶出马路。我们三人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丫的就买了你三根蟾烛,要不是这单你会有这赚头?别装了,刚才我都看你收支票了,我的回扣呢?!”“行了兄弟,我就知道你惦记着这事,明天转账,今晚我请客,走,我知道一家服务不错的火锅店~下午过来找我!,说着乐呵呵的沿着载满梧桐树的林荫大道约走约远。老林看他走远后,叹了口气,和我说道:铺子你想清楚了,跟我干这行就是怎么危险,我也不想拉你下水,走得太远就像我这样就没回头路了。你可要想清楚。当然有好活大家一起赚,“我知道,没事,反正社会底层了,怎么也得比搬砖强吧?”有几天没回家,老林把他的ATS丢给我开了,因为他上周提了一辆A45,当我停好车下来的时候,邻居阿姨丫说都围了过来有的打量了我几下,说道“这几天都去哪啦?是不是股票赚啦”“没没,就和朋友跟了个项目而已。。。。"此时一个XS路过对我瞄了几眼,我则嘴角微微上扬,深藏功与名。本章结束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2 14:27:59
994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1+2448

第四章-吸血老太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2 14:30:31
1927
0
来自:浙江
注册:2009-11-18
发帖:18+1585

鱼干铺CEO[Yamadap] 17楼

说到这里,瘸子看看手上的梅花表,丢了烟屁股,我顺势看看似乎也只剩下烟屁股了,这老烟枪一天几包大前门是跑不了的。于是接着说道

那神棍当时对大人们说:“这原本是人家阴宅,可是大户人家,这棺木应该是这户人家的大小姐,看这打扮应该是得病死的,可是老处女没有嫁人就夭折了到了阎王那里是没有机会投世转生的,只能当小鬼徘徊在阴阳间。”我理解为这就是黑户口吧。。。,“所以向这样的大户人家自然不愿意就此作罢,四处打探安排了冥婚,这不?晚上接亲队就是这样闹腾起来的,遗体被挪走了,接亲队完不成任务就只能找你们算账了。

处女不能转生?那尼姑修的哪门子行?全是鱼玄机这样的?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2 14:38:20
217
0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4-01
发帖:5+1020

单单[daniel8465] 29楼

哪能才是杨浦区的故事

鱼干铺CEO[Yamadap] 31楼

所以叫沪北怪谈

杨浦不是沪东嘛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2 14:43:24
1506
65
来自:上海
注册:2008-12-15
发帖:37+1032

mark


------------------------------------------------------------------------------------------- 我哥哥会打断你的腿的~~~
2017-12-22 15:36:52
994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1+2449

鱼干铺CEO[Yamadap] 17楼

说到这里,瘸子看看手上的梅花表,丢了烟屁股,我顺势看看似乎也只剩下烟屁股了,这老烟枪一天几包大前门是跑不了的。于是接着说道

那神棍当时对大人们说:“这原本是人家阴宅,可是大户人家,这棺木应该是这户人家的大小姐,看这打扮应该是得病死的,可是老处女没有嫁人就夭折了到了阎王那里是没有机会投世转生的,只能当小鬼徘徊在阴阳间。”我理解为这就是黑户口吧。。。,“所以向这样的大户人家自然不愿意就此作罢,四处打探安排了冥婚,这不?晚上接亲队就是这样闹腾起来的,遗体被挪走了,接亲队完不成任务就只能找你们算账了。

kakakaka[kaka60] 209楼

处女不能转生?那尼姑修的哪门子行?全是鱼玄机这样的?

出家的是vip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2 15:45:24
994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1+2451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2 17:23:31
994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1+2452

这几天一直下雨,3月份得天气总是变化无常,辞掉了搬砖的工作,上回老林的项目干了一票至少养活自己一阵子是没问题的,偶尔开车去图书馆泡泡听听tf调侃时下不景气的工作个失业经历,顺路在去人民公园门口的星巴克买上一杯摩卡坐在那发个呆,看看来来往往的xs勾搭着那些有钱人,最近老林也没消息,好像又去了在外地,现在只要她人不在我就是他的代理人兼副手。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2 23:03:30
2192
54
来自:上海
注册:2004-08-25
发帖:949+9668

MARK


------------------------------------------------------------------------------------------- 保护沪语,拧拧有责!!! 保护沪语,从吾组起!!!
2017-12-22 23:10:49
994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1+2453

一日下午我突然被他叫去老房子,说是让我帮他运点东西去别墅,是啊,他的车实在是装不下几样大件,上次看到他还是1个月前,他昨天刚回来,在楼下照顾这我,周围都是大大小小的箱子,我看得出不少是宜家掏来的“都在这里了就这些”一边让我打开后备箱一边往里塞“最近又来了个大活,你这几天就先住我那吧,顺便帮我整理仓库。”花了半天终于跑了两次把他的东西都挪到了别墅,没想到着房子还有个地下库,看上去像个防空洞,箱子里打开一看基本上大部分都是一些手抄本,这和之前在黄大仙那看到的跟类似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2 23:13:36
1504
1584
来自:上海
注册:2009-01-06
发帖:451+6148

Mark


------------------------------------------------------------------------------------------- 清水白石下寒沙 自逍遥 斗转星移天地暗 弹指老 一笑白首问苍穹 无拘抑 休碌碌
2017-12-22 23:30:31
2308
37
来自:上海
注册:2001-04-18
发帖:117+1244


------------------------------------------------------------------------------------------- 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为读书人。
2017-12-22 23:50:56
999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3+2579

最近忙过阵子再更新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12-27 18:24:18
2471
280
来自:上海
注册:2008-12-10
发帖:71+15260

马克


------------------------------------------------------------------------------------------- 大醉而归,一摸,手机和贞操还在,睡觉……
2017-12-29 18:42:15
867
1900
来自:上海.崇明
注册:2012-05-29
发帖:110+4709

新年了 弄可以更新了


------------------------------------------------------------------------------------------- 我也只能用笑笑来表示我的心情
2018-01-02 13:11:22
3276
1
来自:保密
注册:2005-08-06
发帖:1524+16091


------------------------------------------------------------------------------------------- 好吃的冰砖,独此一家
2018-01-02 13:51:36
1008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5+2660

理了大半天到了晚上天色也黑了下来,于是我们驱车到家乐福买了些涮羊肉准备回来晚上搞个小火锅,黄大仙则带着他的小助理也跑来蹭饭,理由是想看看我们俩最近有没有摊上大事情,顺便捡漏个发财的机会,不给他也总算没空手过来,这一桌子的熟菜也花了好几百了,竟然还有我最喜欢的濑尿虾~!,张伯帮我们准备了碗筷和锅子就出门去给李总送东西了,说是今晚不回来了让我们注意安全不然不好交代,我们连忙点头答应,平时一向低调少语的他开着一辆黑色A5轿跑出门了,我隔着布满雨点的玻璃目视他远去,心里想到,何时干脆我也找个老总当管家得了~,刚想着,突然觉得房间里一片漆黑,我还以为断了电,回头一看,这个好,他们有心思搞烛光晚餐起来了,只不过这蜡烛并不怎么优雅,都是我们中式的碗口粗的那种,“最近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听说你不是刚外地回来吗?”黄大仙一边帮我们倒酒问道老林,老林这种外面混过不少的人酒量自然不在话下,一口吞了小杯茅台,紧挨着黄大仙自己也是一口闷了小半杯,“哎,你再这么喝晚上我可扛不动你啊”边上的乐乐朝他拧着眉头使了个颜色。“前阵子,在珠海,做了一趟朋友的船,他接了个二手船,说是让我帮他看看这船有没有问题,顺便在海上睡了几夜,确实听说了一些事情,而且还和上海有关,”奥?说来听听,黄大仙说道。“别急,让我先往肚子里屯点货。。。”说着一筷子夹了一大片羊肉吞了下去,“90年代的吸血老太这个你们应该都知道吧?”“是啊,当时还觉得真像一回事,版本有好多个呢,还有的说是什么化工研究所里跑出来的”“这你也信?你怎么不说跑出来个闪电侠?”老林回道露出了不好的笑容。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02 14:55:30
1008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5+2661

“广东那边搞水产的生意人,有休渔期也会帮人带点货什么的,海上漂久了见的人多了,自然也比我们这些人知道的多,这回在海上住了三天,鑫师傅和我说了不少他遇到的怪事,(下面开始倒叙老林在海上的场景)”


“小林,你知不知道红血虫?”“知道啊,这不就是花鸟市场那种喂鱼的饵料吗?”老林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海平面时而浮现时而消失,“那你有没有看见过金血虫?”“金血虫?没有啊,难道血是金子做的不成?”老林一脸疑惑坐了起来,端起奶茶。“这东西确实能变金子,只是除非你能活着等到那天,90年代初期,圈子里兴起抓金血虫,可当时那批人现在不是凉了就是疯了。”“你可知道营口坠龙?”“恩知道一点”老林点点头说道,“那根本就是鲸骨拼凑的,主要是为了转移社会的视线,其实龙掉下来。普通人根本找不着,只是当地为了吸引洋人来投资编的幌子而已”“恩,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到”老林点点头“那年其实确实有龙掉下来,圈子里的几个长老都知道这事,而且只要是行家都知道,这不是好兆头,普通人家可能得个小病,人丁兴旺的大户人家最多也就折点小财,这金血虫就是龙血化成的,又不少贪财的半瓶水的货色,以为自己入行几年有点小收获就膨胀了,也有一些想靠这赚一笔的掺和进去收山的。最后都凉了,我家到我这代也已经是第三代了,我祖父当年就告诫过我别去研究这金血虫,我也是一直静听教诲,可是91年的时候我也是只好心帮朋友送货,差点连命都丢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02 15:19:44
1010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5+2700

“我这个人念不进书,中学毕业就跟着我师父做了几年药材生意,所以对云南很是熟悉”鑫师傅点了支烟继续说道“那年我师兄帮我接了单生意,说是香港的富商要去云南采药样,要找个熟悉路线又懂点药理的人,于是就帮我搭上了线,当时来了一队人足有20个,大大小小的行李都装了一小卡车,后来我还帮他们找了几个当地乡亲抬行李,不得不说几个老板还是很阔卓的小费烟没少给,我们自然也是很卖力,不过有件大行李他们总是不让外人碰,也就是自己带来的根跟班拖着,北部的山路当时都是村民自己的土路,很少有车进来,当地人也都是基本用走的,我们从老乡那买了匹小马车,用来走山路,”他吸了口烟看了看天花板,吐了一口烟,继续说道“其中带头的叫徐老板,听说在香港是做药材贸易的,看上去50不到的人,一路上见人就问着打听着什么。我很好奇那些人的反应,有的只是笑笑就跑开了,有的则一脸疑惑得看着他,后来我决定跑到边上去听听他们在聊什么”“这位啊哥,请问“黑沟”离这远吗?”在山里走了大概有一星期,找到一个小村落就打算补充下补给,向当地一个老村长这样询问道以后,那老人眯着眼仔细打量了这位富商后,老村长说道“孩子,谁谁告诉你这地方的?别白费力气啦,这都是我们的一些败类钻了钱眼用来骗你们来旅游的”

‘可是徐老板却是执着得很,死活不听’“后来我在村里随便散散步,给了稍大的小孩几块金币巧克力,那小孩说了,当地有那么个怪谈,龙坠落下来后需要沉睡三百年给自己疗伤,为了掩人耳目,会把自己的身子变成一座隐蔽的山村,凡有旅客经过便以为只是普通的村落,有人传言,有开了天眼能识破的人,龙会给他自己的血用来保密,血在三日内会化成金血虫,可吐出金箔,那个村子从描述上据说全是乌黑的墙面和瓦顶,路上铺满了黑碎石,处在光照不太好的山坳里,故被人取别号黑沟”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04 10:49:17
1010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5+2701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04 10:53:25
1010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5+2702

村长在得知徐老板在找黑沟以后就显得很不高兴,态度开始敷衍起来,似乎想让我们到了天亮就离开,还嘱咐我们别去村西边的高地上,只说了村里有个疯子见人就拿棍子打还拿开水泼人出了事情可别怪他没提醒过,那天晚上,由于我们商队给了村民不少外面带进来的好东西,其实只是一些大城市产的日用品什么的,山里交通不发达出去的人少,自然觉得这些就是好货,看在这份上,村长办了个酒宴招待一下我们这些外人,都是一些当地的土家菜什么的,宴席上徐老板一直给老村长和村里的老人敬酒,希望能乘着醉意淘点什么线索出来,然而结果是不一会儿有的干脆倒在桌子上直接睡了起来,还有的就是被子女给搀回去了。最后看来是没有什么成果,徐老板的酒量还是很坚挺,意识还是清楚的很。不久夜深了,散得也差不多了,我也就回去睡了。可能晚上酒喝多了后来为了解救睡前喝了不少水,大半夜就起来直往茅房跑,解决了之后突然也没了睡意,于是再门口站了一会点了支烟,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偏骂声,我就抬头看看西面的高地上有一盏亮着灯的屋子,原本以为真是村长说的疯子在破骂也没在意,就打算进屋去睡了,然而这声音变得越发激烈,难道这疯子还有两个不成?灭了烟我就决定去看看,当时年轻天不怕地不怕,更别说走个山村夜路了,提个手电筒就往那边跑了。"鑫师傅说着灭了烟屁股,然后又点了一支,看了看时间问道“小林要嫌我唠叨就先睡吧”“没事,您继续,我白天打过一个盹还不犯困呢”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04 14:11:35
1010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5+2703

山里走夜路只能看月光,越往东走地面开始隆了起来,周围树丛里看看偶尔有一些发亮的小光点那应该很有可能是狐狸,再往前走那灯火越来越近,乘着月光,这是个年久失修的两层小楼,前方是个不大不小的院子,站在门外依稀能听见有人在里面疯言疯语,“打死你个没良心的叛徒,谁敢动老子的东西和他拼了~!”听声音是个年纪不大的男人,也就和我当年差不多大,本打算溜到院里看看,顿时发现门上被链条锁了起来,也奇怪了,不出门怎么能填饱肚子?就在这时脚边不留神踢到了什么,低头一看竟然是两口碗!再仔细一看发现门下还有个小门洞,这下我大概是懂了,这分明是被人关起来的。。。。可能刚才的动静惊动了里面的人突然里面的骂声瞬间停了下来,然后我能听见传来了开门声然后便是一阵脚步在院子里走动的声音,不想惹是生非,于是我便赶紧原路跑了回去。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04 16:28:17
1012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6+2716

往回走的时候差不多也有半夜一点的样子,回去的时候正好路过原本以为路上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想到走了半路打着月光竟然看到有个人鬼鬼祟祟的从村长家跑了出来鬼鬼祟祟的拐进了边上的小胡同里,我这个人胆子也是大,好奇心越发强烈,决定跟着过去看看,难道是贼?这破村子难道还有东西能偷?估计撑死能值钱的东西也就一些老古董了,当地人不识货有时候会被城里来的贩子换些日用品。也没必要顶着被抓的风险去偷啊,我小步跟着保持着有30米得距离,看来这人熟悉这里,也没打手电,看着步伐不像太年轻的人,最后拐进了村北的祠堂,祠堂的门是敞着得,我便跟了进去,这次祠堂中间是个小天井,周围有三间祭拜堂,屋檐看上去有个六米高来着,一些老榆木柱子顶起这些屋檐,这人进来后直接跑进了正前方的那间祭拜堂,我往最近的一根柱子后边一躲,这时候那人跑到里边的祭坛后竟然点亮了一盏煤油灯,接着光火,那张脸竟然是村长!。而后那身子往下一藏整个人便不见了!等了大概有个5分钟,也没动静,我才壮起胆子跑上前一步一步的挪过去,期间还装成猫叫了几下看看人是否还在后面。确定没反应我在小步跑进内堂跑到祭坛后方,这分明是一堵墙,人就在这消失了!此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祭坛背面的柜子钻了出来,我赶紧拿起手电一照,竟然是只蟑螂,但是这启发了我,连忙打开柜子,里面的地板上竟然有一扇地窖门!这一来我就越发觉得可疑,决定打开看看村长到底在搞什么鬼,于是打开门沿着楼梯跑了下去

里面很暗还很潮湿,下了10介楼梯感觉差不多到底了,然后便打着手电小步往前走,走了大概有3分钟的样子,突然觉得天花板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繁星,这里竟然是条暗沟!但是很深,往上看去也有个5米得样子,一个成年人爬上去是没可能的,为了避嫌,我灭了手电,沿着月光走,一路蜿蜒曲折走了大约有个7-8分钟的样子突然能听见有人说话了,此时前方又有了天花板,其实是跑进了个半露天的地窖,这地窖里堆了不少箱子,都用布盖着,前方约10米处我能看见光火,听声音是村长和一个年轻男子在说话,我挨着箱子一个一个的潜伏跑近偷听着,走到3-4米处干脆直接躲在一个大箱子后面一屁股坐了下来,探出半个头“哪些人看样子也不是省油的灯,我已经想办法让他们早点滚了,这几天你安分点,要是有人游手好闲跑过来千万别露出破绽”村长说道,”是的,阿爸不过这里实在太难受了,再待下去我都真快成疯子了!“年轻男子说道,村长一把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继续说道”别急,现在不能前功尽弃!好不容等来了一群傻子自找上门来!,在这之前你可得给我忍着!“一边说着一边拍怕边上的箱子,聊了约有五分钟,他们跑远了,我确定没人之后才敢站起身子,现在仔细打量一下周围这地窖里竟有十几个大木箱全用军绿色的麻布盖着,这样便更加可疑了,我掀开了一块,飞起一阵灰我连忙咳了几声,但又忍住了不敢太大声。浮现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一口血红色棺材!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07 00:25:55
1016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9+2834

好奇心是个可怕的东西,有时候知道的越少也过得轻松,但是又有多少人能抗拒这东西,我本能的打算去掀开这棺材然而突然听见了有脚步声逼近,于是盖上布藏了起来,看着村长点着煤油灯独步回去,我等了好久确定没人了才原路返回,回去后觉得这村长有些问题!可是又不知道哪有鬼,可能还是那棺材太可疑了,就这样快到天亮才睡着,没多久又被徐老板的小跟班叫醒“鑫哥!大家都等你呢,要出发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10 10:14:53
1016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9+2835

我迷迷糊糊的起来擦了把件就带上包出去了,村长今天也在,客气的给了点特产,还派了个胖子给我们送出山,因为前几天下过雨,有的酷不是积水就是有塌方外人不熟悉容易迷路有危险。大家似乎都觉的着老人家还很贴心。难道昨晚只是我多疑了?于是也没多想就出发了,这胖子也是礼貌的很一路跑到徐老板边上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10 10:21:51
1016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9+2836

这位大哥,请问是不是走出去还很远?我问他,应为我见他还带了个小包袱,哪有不出远门的人会带着这东西?“现在也就只有一条路能出去了,外人找不着,至少1天才能走出去,我们这里一下雨塌方多,对你们这些外人来说几乎就完蛋了,我们从小走惯了,放心没事村长都吩咐过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10 10:27:05
1016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9+2837

起初一切都还很顺利,走了半天天气就又转阴了,然而没多久雨又下大了起来,偏偏这时候,胖子停了下来说道雨太大,有随时塌方的危险招呼我们去最近的一个山洞避一下雨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10 10:31:54
1016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9+2838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10 11:57:23
1016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9+2839

这山洞也是在一个小山丘上,并不是很陡峭,跑到顶上确实是个山洞,沿着山洞往上看去是崖逼,上面长满了攀出来的枝干和藤条,在往上已经看不到顶了,藏进了雨雾之中。这里的人确实过日子也不方便,出村都要翻个山,听胖子说有时候遇到下雨临时改路走个2天2夜也不奇怪何况还有野兽出没。偏偏这个时候马车上来的时候有点使不出力,然后好多人就去帮忙推有的还从车上提下来自己背,于是,只听见哎呦一声惨叫,望过去发现几个人和马在泥坡上踩空滑下去了好几步还带滚的那种,我于是立马跑过去看看有没有人受伤,然后看到马半个身子压着大半个人,一看竟然是胖子。看样子似乎是骨折了。于是大家合力抬着他上山洞,有的则帮忙收拾行李扶马。进到山洞后,就把胖子安置在一块大石头背面,有个懂点皮外伤的跑去帮他看看伤情,一看整个人大腿到小腿都发红了,过了一会儿更是肿胀了起来,这可好,人家好心帮忙带路还连累人家受了伤,似乎是我们亏欠了村长这让人家回去还不是背地里要说点闲话?还好我们还带了跌打酒,先敷上包裹一下了。大家把注意力再次转移回这个大山洞,突然发现这山洞冒着很多的小石笋,一个个差不多有个成年人那么高,奇怪的是都朝着一个方向层次不齐的倾斜着,另外这里面竟然还有大小不等的小水塘,打气手电照了一下,池水如翡翠般剔透就像个大啤酒瓶底一样。毕竟我们不是来旅游的,山洞里也潮湿的很,几个小跟班忙着找了点树枝树干什么的,虽然有些受潮,但是拿了村长给的特产菜油一点就生了几个火堆,由于受潮,水气炸得火堆噼里啪啦响。既然跑山路我们出发时也是有露宿的准备的,帐篷这些也总算派上用处了。若是这景象出现在今天,估计人家还以为我们是来体验野营的。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10 12:24:34
1016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9+2840

今天看样子是没法再继续走了,只能原地整顿了。做完没睡好我也就合眼一下子睡着了。山洞里寒气逼人,裹着被子依旧有些冷,到了大半夜的时候呼入的空气越来越潮,这使我很难受,于是就醒了过来,雨水沿着崖壁一路穿梭加速砸在山洞口形成了一个小水帘,仿若我们已经与世隔绝。我眨了几下眼睛,扭头发现原本睡在我对面的胖子竟然不见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10 12:28:57
464
20
来自:上海
注册:2014-02-10
发帖:6+17

下文呢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10 20:37:59
1016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9+2844

“小徐!胖子哪去了?!"徐老板似乎也醒了过来对着我说道,他脸色复杂,我能看出这表情似乎不仅担心胖子跑没了被村长责备或者其实他是怕迷路了走不出山,于是一行人拿起了手电四下寻找了起来,外面依旧下着大雨,腿伤那么重能跑出去?和绝不可能!于是所有人都踏着湿漉漉的地面在山洞里继续寻找,声音在山洞里回响着,似乎能延续个好久我方能知晓此处之深邃,难道去某处方便了,拿好歹有个回应好让大家放心,莫非这山洞里还有野兽出没不成,此时我慌了起来,莫非有狼!若误入狼洞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于是大伙紧挨着一起走好壮胆,有人甚至取了一些菜油做了火把以驱赶那些可能正在黑处虎视眈眈的饥饿野兽,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我只知道离开洞口应该很远了。因为我发现雨水声已经越来越轻直到我无安全听不到了,这洞究竟还有多深我已经心理都没底了,越走似乎地形越刚到有坡度向下,然而,没多久这洞里起雾了脚下的路越来越看不清,偶尔差点被地上的的小坑绊倒。雾气越发浓重了起来,很快淹没了我们的膝盖,同时,传来一股花木香味,这芳香非常甜美诱人吸入肺中又有抽了一口上好的烟叶,回过神来我发现我们迷路了!因为四下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一个小伙子掏出指南针,似乎这指南针已经不起作用了!回不去洞口了!这里的温度也比刚才更底了,我们个个开始浑身打颤,此时有个小兄弟说道: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然大家就要在此遇难了!听到这里其他人虽然没有哭出声,但是那一张张冻得发青的脸已经表明了我的猜测,看着那些惊恐的脸谱似乎欲望和金钱已经不在重要,“进来的时候我带了一捆登山绳,雾大,如果所有人都往一处跑可能越跑越远就更回不来了”他继续说道“以我们现在的位置为中心,往前尽可能走能听到水声的地方,因为外面下雨这里底,找到有水流经过的地点我们反着走就有希望出去!”想想也对,就这样,两个牵着绳子,剩下的人在原地等着,直到绳子延伸到了极限,若没有发现人再回来,换个方向走,若有动静,则摇晃下绳子,剩余的人沿着绳子跟进,看看手表大约也有过了2个小时,我们确实听到了水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这声音很像我们在洞口听到的水帘声,众人的表情似乎又找回了希望,我们在雾中摸黑前行互相搀扶着以免落下同伴。突然我发现道路在变窄,肩膀偶尔能擦到了墙壁,同时水帘声越发的近了起来!就在那一刹那雾变稀薄了起来,浮现在我们眼前的竟然是一个洞内湖!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呈半椭圆状!可又有了不得的景象立马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围绕着湖边岸的,从远处看去像是有一个一个扇形排开的方形物体,这里难道有人来过?,我们继续走近~,这些尽然是一口口红棺材!而且就是我那日晚上在村里见到的红棺材!不知为何,肺里的空气凉得我有些发虚,四肢似乎有些不听使唤,可是我还是状了下胆,跪在地上双手合十默念“吾乃天目,于天相逐,晴如雷电,光耀八极!”这是师傅以前教我的辟邪真言,若在踏进了人家底盘得罪了他们,以此护身包住自己的五行不被侵犯!说完起身,发现身体恢复了一些元气,走到棺边掀开了棺盖,里面果然躺着个人!而且这人我认识!然而我以为我在山洞里可能走了太久犯迷糊,赶紧跑向边上的棺材一把掀开,众人面面相觑!然而不敢走向前一探究竟,此时徐老板提着手电,这闪烁的灯光出卖了他的手,颤抖得问我“小鑫!怎么了?里面有什么啊?”我两腿一软就这么瘫在地上了,用颤抖得声音回答道:“里面是...是是村长和胖子...!!!!!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10 23:47:43
465
20
来自:上海
注册:2014-02-10
发帖:6+18

太监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11 22:28:40
1018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59+2845

天冷冬眠几天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12 12:15:08
1022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64+2894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山洞里回想了一阵刺耳的声音,这声音的频率很沉,就像某种动物的嘶吼,紧接着我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我睡得正深的时候感觉得浑身发烫,这种感觉就像很多小火球从身上滚过,痛的我一下子醒了过来,当我醒来之后,竟然发现自己不能动弹,躺在一个木盒里,这木盒是红色漆器,原来我已经不知道被谁抬进了棺材!我心中的默念师傅教我的化邪咒,就这样反复念了有好几十次,最后身体逐渐恢复了知觉能够起身做起来了。我慢慢的翻下棺材。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喘吁吁,感到三天的力气都从身上消失了,如果要吃饭至少可以一顿吃上十个大****,不过也没空管那么多了,于是我背靠着棺材躺了片刻,就慢慢站了起来,经历那么多事以后,似乎我的认知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果不其然,那些棺材里都躺着我的队友!!可是人又多又沉,我没法把他们一个个都抬出来,而且个个都像兵马俑一样僵硬,然而尚有脉搏,一个大男人就像一块石头一样在我费力的想要把他从里面撬出来缺纹丝不动!就在这时,那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我是有了防备,双手本能的捂住了耳朵,两根手指深深的插进耳孔。直到声音变弱后才一点点放开,这招是有效的,声音刚没了,小湖泊中间的方向就有了波浪一阵得过来拍打岸边,然而这浪花越来越大!再远处似乎冒出了一个个涟漪。在涟漪的中间是一个个篮球大小的金色物体!这些物体成群结队的快速向我这边移动,着一定没有好事,找地方藏起来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可是这里空旷旷的,看看上面刚才进来的洞口,在快速环顾下四周,已经没别的出口了,怎么办只能原路返回了!一棺材作为掩护。我一个挨着一个的往回跑。一边跑一边观察着那些快速移动的物体,跑了几十米终于跑到了上进口的小破道边上,挨着边上的一块大石头又歇了一下。回头露出半个头看看前方的动静。那些金色的物体已经离我不远了,粗数了下有十几个,等到它们距离棺材只有5米的岸边,“哗啦”犹如小瀑布般的水花飞溅到了岸上,这些东西竟然露出真面目,那竟然是一条条5米高的大金蛇!这蛇浑身上下闪耀着金色的鳞片,而说它是蛇,它们都没有眼睛!,尾巴上还有一块扇状的尾鳍,它们互相探头观察四周,那根细长的舌头在嘴巴前频繁的吞吐,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突然其中有一只像是带头的,似乎嗅到了什么东西,于是快速得移动身子朝那些棺材挪动,地上的小石子被它的鳞片扬起一阵土灰。那些大蛇扇形排开得跑到那些棺材边上,吐出舌头,此时舌头卷了起来形成了一根管状体,原本我还以为那必定是要吸人血的,可是发现那些蛇确在往那些人的嘴巴里送东西,那些刚才还石化般僵硬的人身体开始变得柔软就像一只只憋了气的皮球被灌入了气体!刚才领头的金蛇渐渐得开始摇晃起了身子,我感觉它开始变得憔悴起来,忽然这蛇就啪一声头一仰倒地不动了,再一会就只剩下一张金色的蛇皮!没多久那些蛇都只剩下了一张张金皮!我看得入神似乎忘记了自己还身处险境,贪欲就在此时爬上了我的心头,我竟然身体自觉的跑了回去,看看四周没有动静急忙跑到一件蛇衣边上,果然这是一件金灿灿的蛇皮!也许我这辈子都不一定有机会能赚到那么多黄金。可是手脚此时仿佛已经有了智慧未经大脑的指令便像叠被子般把蛇皮卷了起来,卷起来后足有一张摊子那么厚,在地上我捡起队友散落的登山包,一把倒出里面所有的东西,把蛇皮塞了进去,正当我走向另外一张蛇皮的时候,我听见了从我背后的棺材里传出一阵呻吟!!!于是我马上转过身看去,徐老板自己爬了出来!!“徐老板你没事吧?!”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16 10:02:12
1022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64+2895

"嗯...我没事...刚才怎么了?!"徐老板断断续续的说道,就像没了信号的收音机一样。此时别的人也都慢慢爬了起来~!!!接下来的一幕我惊呆了,哪些苏醒的人刚回复意识没多久都如饿狼一般的扑向地上的金蛇衣,然后蹲下身子直接用嘴一大块一大块的撕咬了起来,吓得我连忙把包藏到了身后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16 10:06:14
440
0
来自:上海
注册:2001-09-13
发帖:7+710

鱼干铺CEO[Yamadap] 10楼

南无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16 10:15:17
1031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72+3012

“这里感觉不对劲,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我刚说完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理会我的意思只专注撕咬着蛇皮,顾不上那么多了,我只能自己挪步找出口了,等我还没走远,就突然发现被后一股寒意铺来,扭头一看发现所有人都朝着我走来,此时他们的眼珠都变成了潜金色,我不管怎么使唤他们都只是面目狰狞的看着我,于是我加快速度跑了起来,他们也追吸毒我跑!沿着过来的绳子我跑进了雾里,虽然没有方向,但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知道跑了多久突然被一个小头绊倒了,也许是我运气好,那时候后大脑变得好使起来了,我模绊倒我的那石头似乎造型眼熟!对,这样子和我们刚进来时候的那些石笋很像,我就干脆挨着这些石笋跑,石笋个头夜开始变大了起来,可是那些家伙始终穷追不舍,徐老板一个飞扑从后面抱住我的腿我猛得栽倒在地上,使劲的撕扯我的包,“好不容易发达了这宝贝岂能让你吃了!”可是后面的人逐渐赶了上来为了保住性命我只能拿起包往选出一扔,这群人像恶狗般的飞扑过去争抢起来,有几个没抢到回过头来又朝我跑来,我吓得赶紧起来继续跑,体力快耗尽的时候,前面出现了白光,这光很刺眼我一口气跑进了白光里,一阵短暂的刺眼后,我发现已经跑出来山洞,那两个家伙没并没有放弃其中一个也跟了出来,我吓得往后一退这家伙突然间动作变得弛缓了起来,就像没了机油的齿轮突然定住了,于是惊人的一幕发生了,他得肤色逐渐朝成石灰色直到变成一个大石笋!尽然就像山洞楼的那些一摸一样!随后那石块顶上渗出了红色的水来,接着啪的一声,石笋葱上往下的爆了和大洞!无数手指粗的金色小虫蜂涌而出!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25 18:43:56
1032
5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7-17
发帖:272+3031

这些虫子犹如蛇一般扭动着身体朝我涌来,,然而不知何时一只爬上了我的小腿一阵剧痛后我拉起裤腿只见鲜血直流!连忙用手掐住往地上抬起一顿踩!然而这虫子的血也是金色的!眼下要是再不逃命恐怕都玩被这吸血鬼给吸干了!雨已经不下了,可是天也快黑了,摸着口袋发展还有一只打火机在,于是就撕了块裤子上的布找了根树枝点了个火把,天黑若是没有光火走山路一定会遇到野兽!天很快就黑了一路凭着感觉往村子的路走,大概走了4个小时看到远处有了灯火,不错!那就是村子!回到村子里我整个人几乎快耗尽了所有的力气,隐约觉得被人抬起拖着走了几步,之后就断片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觉自己一直再做梦,那些留在山洞中的伙伴围着我看,那瞳孔已经不再是属于人类的黑褐色,张嘴发出犹如蛇的嘶叫声,然后我看着自己的手上越发变白腿去所有的血色,接着就醒了,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有点掉漆的铁床上,边上挂衣服窗帘,这气味不会错的,这里是医院!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8-01-26 23:13:35
x
引用20楼@ 特雷西00 发表的:

首先,请你以一种,团成一个团的姿势,然后,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首先,请你以一种,团成一个团的姿势,然后,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

回复主题 返回kds宽带山
主题: 沪北大怪谈一都市传说!(译:桑海博米额册老四题)
  • 1
  • 扫描关注官方微信
  • 扫描下载客户端

短信

x
收信人:
内容:
插入:  发送 
  • 默认

帖子奖分

奖分者: ( )

得分者:

奖励分值:您今日还有 3 点分值可以奖励 [ 20 点奖分可自动换取 1 点PP]

看不清楚吗?点击更换一张

请输入4位有相同表情的数字

验证码:看不清楚吗?点击更换一张

奖分理由:

删除

        

                            

        当事人要求删除

                    

          

理由:

扣除hp值:

宽带山警务室

用户反馈

        

内容:

已报名参加的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