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点击: 13767  回复: 0  已被0人收藏

 赵燕菁:把互联网垄断平台变成全民所有

1453 20
来自:山东
注册:2002-10-22
发帖:661+5711

将数据产权界定给平台企业是最有效率的制度安排。但大数据却是全民创造的,平台企业作为数据价值的发现者虽拥有数据,却并不意味着这些数据给平台企业带来的价值也应当归平台企业的私人所有者所有。平台企业所拥有的超高市场估值,其核心来源就是全民创造的大数据资源的价值。具体到蚂蚁金服,那些在事后被曝光的投资者,是否是平台企业巨大价值的合法所有者?这由于涉及到巨大的财富分配,因此也将决定数字社会是否会产生巨大的贫富分化。

与土地资源开发采用的国有化制度设计相反,中国针对矿产,特别是煤炭资源的开发走了另外一条完全相反的私有化道路。其结果就是暴发了一堆正巧“家里有矿”的原住民。在煤矿私有化中暴富的人,几乎没有人将自己获取的财富再反馈给社会。通过互联网平台企业上市致富的那些股东们,和地下正好有矿的原住民没有本质差别,只不过他们卖的不是矿产,而是公众的另一种财富——大数据。正是由于大数据往往是互联网公司在提供服务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所以就被想当然地当作公司财富的一部分计入了该上市公司的市值。

严格上讲,“大数据”是平台公司与大众在交易“数据”时共同创造的。这一资源的初始产权既可以界定给平台公司,也可以界定给大众,或者由双方共享。那么为什么现在无论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还是发展中的社会主义中国,都将“大数据”的产权武断地界定给了平台公司了呢?

提出这个问题,要回答它,就必须触及到一个目前已经被学界反复妖魔化进而几乎成为禁忌的话题——公有制。特别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是从破除具有“大锅饭”性质的公有制开始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果中国目前还是实行公有制,根本就不会有以阿里巴巴和腾讯为代表的这些伟大的平台企业。而国外那些具有平台性质的互联网公司,也无一例外,都是由私人创造的。如果一切从新开始,像中国移动这样的国有公司能创造出阿里巴巴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虽然平台企业是由私人创造的,并不一定意味着同时必须由私人拥有。一旦从公司发展为平台公司,也就开始了从私有公司逐渐向公有公司(public company)演化的进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提供公共服务的平台公司——政府。政府的诞生源于财产私有后,为所有人提供财产安全的需求——居民只要给政府交税,就无需自己去供养一支军队。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使附着于平台的普通企业可以轻资产。政府从创立伊始就是垄断的,它控制的纳税范围越大,提供安全保护的成本就可以被更多的被保护者分摊,公****品的成本就越低,这就是规模效益。

历史上,政府这类平台企业,最早都是私人创造和运营的,都是归国王个人所有的。随着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领域增加,政府就逐渐成为整个社会经济活动运行的平台——从公司变成平台公司。所以大家看到在现代国家体制中,纯粹由私人拥有的政府已经非常少见了,哪怕是采用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其国王也都是虚设的,真正的权力是通过议会代表全民来拥有的。政府的领导人不论在任时权力多大,到离任时也不能把任期内政府创造的财富带回家。

平台企业被私人创造出来后,其公共的属性,决定了它也一定会逐渐演变为一个公众公司(public company),这是其内在逻辑决定的,否则就一定会导致贫富分化,结果就是朝代更替,而如果政权不稳定,远期的信用就很难被贴现,资本就会短缺。互联网平台在一开始发展的最原始阶段,私人“跑马圈地”是正常现象,就像最初连政府都是私人的一样。但是历史的大趋势显示,一旦一个互联网公司平台化,就会逐渐被公众化。政府平台化后的制度演进方向,有助于我们理解今天基于数据的平台公司未来的演进方向。

六、平台企业公众化

所谓的公众化,不是简单地没收互联网公司,然后宣布将其国有化。关键是要将平台公司使用公共资源创造的价值“萃取”出来返还给公众。在实践中,有很多制度路径和产权组合,可以在不影响平台企业运作的前提下,帮助我们实现这一目标。

首先,应当通过反垄断政策,将互联网公司的平台部门和应用部门(如淘宝和天猫、京东和京东自营)分开。这有点像政府从非公****品领域退出一样,将两类国有企业分开,确保普通的国有企业不能依托政府平台,获得额外的竞争优势,在非平台业务上,要“国退民进”确保市场的更公平竞争。

而就那些数据资源创造和使用无法拆分的互联网商业模式而言,可以退而求其次,对数据使用收税,然后把税收返还给公众。长期以来,像谷歌这样的年利润超过1600亿美元的公司,其非美利润一直在享受个位数的有效税率,仅约为其海外市场平均税率的四分之一。例如,市值接近7900亿美元(一度曾突破过万亿)、2018年净利润高达112亿美元的亚马逊,不仅未缴纳任何联邦税,反而获得了1.29亿美元的退税。这显然是非常不合理的。对比之下,阿里巴巴2018年的缴税总额达到了516亿元****。

针对这一问题,各国开始研究对互联网巨头征收数字税。从2020年4月开始英国带头对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等企业征收2%的数字税。其实,税收的本质就是政府这个平台企业强制性参与依附与之上的普通企业的分红,然后利用这笔收入去提供公共服务,从而令使用各种数字资源的平台公司体现公众利益。

更加有效的做法,是政府通过PPP代表公众参与互联网公司的投资,代表公众持有数据资源部分的公共利益。现在一提到PPP,很多人就以为是单方面的“国退民进”。事实上,PPP正确的作法是政府在退出非平台领域的同时,在平台领域“国进民退”。所谓“国进民退”不一定是政府亲自“下场”做平台,而是在平台企业初创时入股,去做风投,扮演类似当初淘宝创立时孙正义那样的角色。

当平台企业要上市时,可以强制要求其必须和代表公众利益的社会企业(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等)进行谈判,以发行价交出一部分(比如30%)的股份给这些公众公司,然后由这些公众公司保荐上市。未来该企业的分红也好,持续经营的利润也好,全体老百姓都能够分到一部分。具体到蚂蚁科技,就应该在其上市前,将那些企图通过私自占有数据财富获利的私人投资者(比如私募、投行和“赵薇”们)踢出原始股东,将原始股按照市场公允的价格划拨给养老基金等公众基金(相应地,政府可以给持有公众股份的平台公司一定的税收减免)。随着公众基金占股的比例逐步提高,平台公司会逐渐从初创时的私有过渡到公有(类似君主立宪制的政府过渡模式)。2016年,我和周颖刚教授在《财经智库》上发表的《中国资本市场再设计:基于公平效率、富民****的思考》一文中曾提出通过保荐制由公共资本主导股票一级市场的建议,在现在看来并不过时。

以上还都是比较简单的办法,实际上还有一些更复杂的操作。比如央行现在的被动基础货币发行,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应对贸易顺差结汇。外汇的实质是什么?是美元,而美元的本质是美国财政部的债务,所以我们的央行实际上是通过持有美国政府的股份来发行本国的货币,这一货币生成方式导致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基础货币仍无法自主内生。如果中国仿效美国通过购买国债发行货币,就需要巨大的财政赤字才能发行与自身市场规模相匹配的货币。这样的货币生成模式既与中国限制政府举债的法律相冲突,也不利于央行独立于财政执行货币政策。

平台公司的一大特点,就是具有稳定的收益。如果把能创造稳定现金流的平台企业的收益直接抵押给央行,央行就可以以这些具有高信用的固定收益资产为锚,独立自主地发行市场运行所需的货币。央行就不需要依靠外贸顺差或者发行国债来生成货币。按照博尔顿和黄海洲的研究,中央政府的债务本质就是国家的股权,使用货币的老百姓,实际上也相当于持有了国家的股份,由此,通过货币渠道,实现了平台财富的全民所有。

七、通向新的社会主义

首先,互联网平台企业是中国“企业群落”中的核心资产,对于中国普通企业降低成本、参与竞争具有系统性的作用。一个国家能不能在竞争中打败另一个国家,要看其国内的平台企业是否能打败另一个国家的平台企业。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必须培育和保护包括蚂蚁金服在内的所有关键性基础平台企业,并将之作为国家发展战略的核心。

其次,数据企业演进为大数据平台是一个过程。若在大数据还没有被发现之前就对相关公司实施公有化改革,其结果就是由于缺乏有效的激励,平台公司根本就不会出现。此时,对平台公司的扶植是必须的,打压平台公司,就是打压其所在的“企业群落”。

最后,要防止平台企业私有化必然导致的不可逆的贫富分化,防止平台企业被私人资本所挟持。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不取决于你是否对资本征税,而取决于你是否对资本拥有所有权。在收入环节征税已经被皮凯蒂证明无助于缓解贫富分化,只有将资本公有,资本才能被社会所“驯服”。

为什么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无论是在财富分配的平均程度还是家庭的致富速度,无论是对冲市场波动还是应对经济危机的冲击,其表现都远远好于以股票为核心的其它国家的资本市场?就是因为一级土地市场的公有使得城市这个平台为财富分配提供了一个公平的基础。中国以土地财富为基础的城市平台,为管理以数字财富为基础的互联网平台提供了有益的参照。

怎样看待平台公司、看待垄断,怎样理解市场竞争导致的贫富分化,需要全新的经济学理论。现在的监管紧盯着平台公司的垄断,在方向上是错误的,垄断是由平台的本质所决定的。监管真正应该盯住的是平台的所有权,是背后那些将本应归公众所有的“大数据”据为己有的股东。一旦对于平台经济的讨论从垄断转向产权,我们就会辨识出新经济中隐藏着的通往社会主义之途。



------------------------------------------------------------------------------------------- 潘、驴、邓、小、闲
2020-12-29 08:18:32
x
引用20楼@ 特雷西00 发表的:

首先,请你以一种,团成一个团的姿势,然后,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首先,请你以一种,团成一个团的姿势,然后,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

回复主题 返回kds宽带山
主题: 赵燕菁:把互联网垄断平台变成全民所有
该主题已被锁定
房车头条
  • 扫描关注官方微信
  • 扫描下载客户端

短信

x
收信人:
内容:
插入:  发送 
  • 默认

帖子奖分

奖分者: ( )

得分者:

奖励分值:您今日还有 3 点分值可以奖励 [ 20 点奖分可自动换取 1 点PP]

看不清楚吗?点击更换一张

请输入4位有相同表情的数字

验证码:看不清楚吗?点击更换一张

奖分理由:

删除

        

                            

        当事人要求删除

                    

          

理由:

扣除hp值:

宽带山警务室

用户反馈

        

内容:

已报名参加的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