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5  ... 5 >> 
点击: 69892  回复: 232  已被65人收藏

 tf们见过明知对方是xj但还是找xj做老婆的伐?

145
14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2-22
发帖:27+904

我身边一个朋友的朋友是这种情况,男的在找xj时候接触并喜欢上了这个女的,男的经济条件不错,可以让女的过上家庭主妇的生活,另外最重要的是男的并不介意女的以前xj身份。


估计能接受曾是xj身份的男人还是少数。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8 22:33:33
...楼主...
2324
51
来自:上海
注册:2001-05-20
发帖:63+22546

见过一个老娘舅找了个XJ,老娘舅知道是做XJ的。


------------------------------------------------------------------------------------------- KDS名匪速成攻略:来福士门口去单挑!然后放对方鸽子或被对方放鸽子.
2017-09-08 22:44:19
...1楼...
9
0
来自:保密
注册:2017-09-01
发帖:17+258

太多了吧,那么多失足妇女不都结婚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8 22:47:47
...2楼...
716
0
来自:上海
注册:2015-09-09
发帖:0+247

有些xj有男朋友,男人让xj出来卖的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8 22:48:22
...3楼...
2005
189
来自:上海
注册:2002-10-31
发帖:379+8148
因为现在女的都谈过好多男朋友

-------------------------------------------------------------------------------------------
2017-09-08 22:49:48
...4楼...
145
14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2-22
发帖:28+906

ranger8848[ranger8848]3楼

有些xj有男朋友,男人让xj出来卖的

让我想起周星驰的“喜剧之王”里面张柏芝的前男友:“你不去卖怎么养活我啊?”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8 22:49:52
...5楼...
747
101
来自:上海
注册:2012-11-19
发帖:78+8694

只要她跟俺完事后不伸手要钱,俺是不在意她以前是娱乐工作者。


------------------------------------------------------------------------------------------- Don't let your dogma run over my karma.
2017-09-08 22:51:24
...6楼...
716
0
来自:上海
注册:2015-09-09
发帖:0+248

ranger8848[ranger8848]3楼

有些xj有男朋友,男人让xj出来卖的

valkilmers[valkilmers]5楼

让我想起周星驰的“喜剧之王”里面张柏芝的前男友:“你不去卖怎么养活我啊?”

曾经遇到过一个,长得很好,年龄不大。男朋友长相很一般,吃软饭的,给男人买车,接她上下班。真是搞不懂,为了这种男人是不是值得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8 22:54:21
...7楼...
413
0
来自:上海.黄浦
注册:2009-09-04
发帖:0+3574

心里过的去就好,正常女人虽然也经历很多男人,但是数量没那么夸张。

正常女人1年和12个男人发生关系算夸张了,做XJ的1天都要几个。

其实XJ挺好,看清社会现实,比那种娇娇女,篱笆女好。还自带百万嫁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8 22:59:16
...8楼...
145
14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2-22
发帖:28+907

据我所知,多数xj的结局是:


1.多数人赚够了钱,回到没人知道自己过去的地方找个老实人嫁掉了。


2.部分人染了毒瘾或赌瘾,下场凄惨。


3.少数人媳妇熬成婆,做了****,吃穿不愁。


4.少数人找了不介意她们过去身份的男人,求名分的做男人的老婆,不求名分的做男人的二奶和小三。


美图镇楼!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8 23:08:03
...9楼...
145
14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2-22
发帖:28+908

valkilmers[valkilmers]9楼

据我所知,多数xj的结局是:


1.多数人赚够了钱,回到没人知道自己过去的地方找个老实人嫁掉了。


2.部分人染了毒瘾或赌瘾,下场凄惨。


3.少数人媳妇熬成婆,做了****,吃穿不愁。


4.少数人找了不介意她们过去身份的男人,求名分的做男人的老婆,不求名分的做男人的二奶和小三。


美图镇楼!










妈*妈*桑 居然是禁词!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8 23:08:33
...10楼...
101
8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2-19
发帖:0+234

valkilmers[valkilmers]9楼

据我所知,多数xj的结局是:


1.多数人赚够了钱,回到没人知道自己过去的地方找个老实人嫁掉了。


2.部分人染了毒瘾或赌瘾,下场凄惨。


3.少数人媳妇熬成婆,做了****,吃穿不愁。


4.少数人找了不介意她们过去身份的男人,求名分的做男人的老婆,不求名分的做男人的二奶和小三。


美图镇楼!










图片右下方水印地址是亮点!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8 23:24:58
...11楼...
101
8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2-19
发帖:0+236

说说我舅老爷的故事,年代比较久远了,不知道我的答案是否具有参考价值。


我的舅姥爷四十年代在北平读大学,他是大地主家的少爷,年少多金,人也风流潇洒,整日和一些类似的朋友吃喝玩乐,自然也经常出入八大胡同。他认识了一个叫楚楚的风尘女子,长的漂亮,又有几分才华,二人相爱,并决定结婚。家里自然不允,断决了经济资助,甚至还派人去捉他回家。舅姥爷无奈之下,携楚楚去了延安,双双加入了共产党。


此后一些年,舅姥爷随共军南征北战,做宣传工作,混的相当不错。楚楚也在医院从事护士工作,二人结婚是一位后来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首长主婚。建国后一些年,二人转业到西北某地,楚楚由于身体原因,始终没有生育,但他们感情一直非常好,还收养了一个战友的遗孤。五十年代末,舅姥爷携楚楚回乡省亲,其时老父尚在,仍未原谅他,没让进家门就给赶走了。姥姥是他五姐,年岁相仿,童年时关系最好,而且姥姥姥爷也参加革命了,思想比较开放,故收留他们住了半个多月。当时俺娘尚幼,但对楚楚的印象极佳。****伊始,姥爷姥姥被打倒,身陷囹圄,舅舅生死末卜,家中只剩下十几岁的俺娘和年仅八岁的小姨。舅姥爷闻讯,通过当年战友的关系,将姐妹二人接去,抚养多年,安排入伍、上学,让她们能够免于****的苦难。拔乱反正,姥爷姥姥重新出来工作,第一件事就是赶赴西北致谢,自此以后,家族才开始接受楚楚。


整个八九十年代,两边时有往来,尤其是俺娘和小姨更是视他们为亲生父母,每隔一两年就会带我去小住一段时间。我记事时,舅姥爷和楚楚已经年近七旬,但风彩依旧。舅姥爷是西北文艺届的头面人物之一,每日家中谈笑有鸿儒,楚楚可谓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不仅能指挥保姆做一桌好莱,还可和各路客人谈文论史,兴致好时,再弹一曲古筝,技惊四座。舅姥爷战争年代受过伤,老来腿脚不便,楚楚便每晚推他去散步,我在时也跟着去,在夕阳下,看到他们长久的相互凝视,我能感觉到,这一生,他们是幸福的。楚楚病逝于二十一世纪初,舅姥爷悲伤至极,整个人一下子就垮了,俺娘想接他来老家,他不肯,说要陪着楚楚。不几年,舅姥爷就老年痴呆了,连女儿都不认识,但每天必须要保姆推他去院子里楚楚生前亲手植的树下坐着,否则就拒绝吃饭,一直到七年后病逝。


再说点,其实舅姥爷这个人,一生是没啥大志向的。他的家族属于前朝遗民,民国以后,富且富,但政治上已经没有前途了,所以他们兄弟姐妹从小都是被当公子哥养着的,十几岁还不会自己穿衣服,家庭对他们也没啥太高期望,只求别太出格,平安度过一生即可。但太姥爷本人是当年大宅门里成长起来的,受过很好的传统教育,对老一套的礼法特别重视,对五四以来的新文化极端敌视。舅姥爷小时候喜欢听戏,家里不支持,没少挨打。后来去北平读书,也是为了能活的自由些。他和楚楚就是因戏结缘,但别说楚楚出身风尘,即使是个戏子家里也是不会同意。但他这种公子哥,实在也是没啥生存能力的,离了家里的资助,完全没法活下去,过穷日子的事更是根本想都没想过,所以在别的同学的鼓动下,一冲动就去了延安。他晚年对去延安并不后悔,始终认为那个时代共产党对个人的尊重还是要优于传统家庭和国民党的,但绝对谈不上有什么革命理想。他后来的人生还算比较顺利,因为他只是想追求较为平和舒适的生活,从不参与派系斗争,也不热衷升官发财,一直做技术官僚,也始终与人为善,不害人,故躲过了历次政治事件。在延安时,做宣传工作,能写能画能演,几位军事首长都挺喜欢他,由于他书法不错,跟****那位最出名的书法家也有交往,但他也没有站队之类。建国后,有机会做实权领导,但他不想,只愿去文艺届担任个挂名的职务,平时读书写字,不对任何事表态。****时,由于那位大书法家的关系,也没受到冲击,反而保护了很多亲友。****后,他部队的老首长重新登场,想启用他,但他还是谢绝了,仍旧在文艺届混。他一生没对啥事特别在意、追求过,除了支持一下戏曲和电影工作,从不使用手中的权利。晚年对自己有个评价,一介书生,能于乱世之中苟全性命,还可保全家人,且未作有亏良心之事,还能搞点小小的文艺爱好,与相爱之人共终老,已是人生的大圆满了。他是个想的开,看得透的人,对楚楚的出身毫不介意,也不忌讳别人谈及。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事,就是至死末能得到老父的原谅。



舅姥爷的故事一部分是俺亲眼所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断续在他家住了三年多,他们都很喜欢孩子,但养女身体不好,终身末嫁,所以把我当成亲孙子看待的,那时舅姥爷给当地的电影制片厂做顾问,经常带我去厂里审片,回家路上就给我讲些自己的故事,我觉得这些故事比电影还精彩,至今未能忘怀。还有一部分是在舅姥爷晚年写的自传中读到的,他写自传并非要传世,而是回顾一生,对人对己有个交待。文稿放在俺娘那,根据他的遗愿,在祖宗的坟前烧掉了。俺娘只给俺看过一次,读后颇有点惊讶,舅姥爷一生也算是被政治的洪流挟裹前行了,但他笔下的回忆,却只有人情冷暖,生活琐事,仿佛那个大世代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生活。


文中几处对人的评价,也都无关其政治身份,例如他对康老评价极高,回忆在延安时期,练习隶书总难进境,经康老指点方始顿悟要诀,有段时间康老在山西工作,经常会写信给他谈书法,还会捎来一些土产,可谓亦师亦友的关系。他对****的印象也很好,舅姥爷跟程派琴师学的琴,有次****想过过戏瘾,请他去操琴,待人极客气,一定要留饭,第二天还派人给楚楚送了条围巾,以后又遇到过几次,都是主动过来打招呼。他认为****懂戏,教养好,评价非常正面。诸如此类,他对人对事的态度从不涉及政治,也正因如此,一生也末受政治牵连。此外还有一部分是听姥姥讲的,前些年俺姥姥九十大寿,做为家族中这一代的最后一人,为了让后代了解家族历史,特用一周时间,口诉百年家族史,由俺笔录,后来整理成十几万字文稿,其中就有一部分舅姥爷早年的经历。俺发现俺娘这个家族挺有意思,姥姥姥爷这两家都是前朝显贵,按说民国后应该是比较惨的,但他们这一代的兄弟姐妹七八个,尽管选择了不尽相同的人生道路,但是在大时代的风云变幻下,却并未经历过多风雨,反而殊途同归,最后都有不错的归宿。后来我发现,这些长辈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心态平和,随遇而安,顺势而为,在时代的洪流面前,个人是如此渺小,他们没有太多的家国情怀,也缺乏献身青史的理想,只想和家人过着平和舒适的日子,尽管因为时代的机缘,他们也都或多或少被卷入政治的波涛,甚至成为政治漩涡中的人物,但正是得益于那份平和的心态,才终能全身而退~


有时我会想,为什么他们兄弟姐妹都能有这种超脱的人生态度?俺是个历史虚无主义者,对政治向来看的很淡,上周在北京,登金山岭长城,遥望古北口内外,四百年前,俺母系家族的祖先做为那个北方少数民族英勇的将军,指挥关外的铁骑,挥师南下,实现了立马吴山的志向。俺父系家族的祖先,效忠于那个古老的帝国,亲历他自京城至江淮,从江南到岭南,一步步败亡的凄凉景象。但没过多久,俺母系家族的后人就已成为那个被他们祖先灭掉国家的文化上的继承者,俺父系家族的后人开始出现在他们祖先誓死抗争的敌人的朝堂之上。听姥姥讲,他们兄妹在家塾读书时的先生,就经常给他们讲历史上的兴亡变幻,我想,彼时课堂上的舅姥爷或许如我一般的感想: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唯有俗世的悲欢方能相伴始终~



获网友奖分203点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8 23:48:41
...12楼...
223
0
来自:保密
注册:2017-02-05
发帖:3+762

知道有个被保养的接盘了 一起玩游戏女的被包养结果最后和游戏里面的人结婚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8 23:49:44
...13楼...
146
14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2-22
发帖:28+912

想起日剧“大川端侦探社” 和美国电影“风月俏佳人”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00:05:06
...14楼...
80
0
来自:上海
注册:2015-05-17
发帖:10+280

mark,有空写写我朋友老婆的经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00:08:07
...15楼...
971
0
来自:上海
注册:2014-10-24
发帖:8+3914

valkilmers[valkilmers]9楼

据我所知,多数xj的结局是:


1.多数人赚够了钱,回到没人知道自己过去的地方找个老实人嫁掉了。


2.部分人染了毒瘾或赌瘾,下场凄惨。


3.少数人媳妇熬成婆,做了****,吃穿不愁。


4.少数人找了不介意她们过去身份的男人,求名分的做男人的老婆,不求名分的做男人的二奶和小三。


美图镇楼!










混的最好的是后期只会有一个固定客人,其实就等同于做小三,然后慢慢转正成为正房。这基本属于考上北大清华状元水平了。

大部分人还是自己开店,有的也回老家找个老实人嫁了。说老实话觉得这些老实人蛮作孽恩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00:22:45
...16楼...
763
100
来自:上海
注册:2009-05-08
发帖:18+958

Coolcatnev[Coolcatneverdies]13楼

知道有个被保养的接盘了 一起玩游戏女的被包养结果最后和游戏里面的人结婚了

那存在的,都是幻影;那永恒的,终将毁灭;世界万物,缤纷色彩,都是被蒙蔽的人心罢了。终有一日,天上人间,青山绿水,存在只依我心!


-------------------------------------------------------------------------------------------   ?一旦你动了感情——   即使有再好的选择   你也无法轻易割舎   因为你不是在割舍别人   是在割舍自己   割舍那些曾经投入的岁月和真情   这大概就是感情
2017-09-09 00:43:22
...17楼...
1249
162
来自:上海.徐汇
注册:2008-09-01
发帖:67+1204

解放那会儿 取缔完暗娼以后 xj都是政府分配嫁给ds的 要成分好才能分得到


-------------------------------------------------------------------------------------------
2017-09-09 03:35:00
...18楼...
916
245
来自:上海
注册:2008-12-26
发帖:44+7788

老爸朋友 香港有半山别墅 找了个日本回来的当老婆 但是那女人确实好看 还帮他生了儿子 就是落臀


------------------------------------------------------------------------------------------- 上海市级模子
2017-09-09 04:15:36
...19楼...
916
245
来自:上海
注册:2008-12-26
发帖:44+7789

节棍宁[allenguokai]18楼

解放那会儿 取缔完暗娼以后 xj都是政府分配嫁给ds的 要成分好才能分得到

有些小干部也有份


------------------------------------------------------------------------------------------- 上海市级模子
2017-09-09 04:16:54
...20楼...
1922
196
来自:上海
注册:2009-05-18
发帖:29+1370

多汁男孩[juicyboys]12楼

说说我舅老爷的故事,年代比较久远了,不知道我的答案是否具有参考价值。


我的舅姥爷四十年代在北平读大学,他是大地主家的少爷,年少多金,人也风流潇洒,整日和一些类似的朋友吃喝玩乐,自然也经常出入八大胡同。他认识了一个叫楚楚的风尘女子,长的漂亮,又有几分才华,二人相爱,并决定结婚。家里自然不允,断决了经济资助,甚至还派人去捉他回家。舅姥爷无奈之下,携楚楚去了延安,双双加入了共产党。


此后一些年,舅姥爷随共军南征北战,做宣传工作,混的相当不错。楚楚也在医院从事护士工作,二人结婚是一位后来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首长主婚。建国后一些年,二人转业到西北某地,楚楚由于身体原因,始终没有生育,但他们感情一直非常好,还收养了一个战友的遗孤。五十年代末,舅姥爷携楚楚回乡省亲,其时老父尚在,仍未原谅他,没让进家门就给赶走了。姥姥是他五姐,年岁相仿,童年时关系最好,而且姥姥姥爷也参加革命了,思想比较开放,故收留他们住了半个多月。当时俺娘尚幼,但对楚楚的印象极佳。****伊始,姥爷姥姥被打倒,身陷囹圄,舅舅生死末卜,家中只剩下十几岁的俺娘和年仅八岁的小姨。舅姥爷闻讯,通过当年战友的关系,将姐妹二人接去,抚养多年,安排入伍、上学,让她们能够免于****的苦难。拔乱反正,姥爷姥姥重新出来工作,第一件事就是赶赴西北致谢,自此以后,家族才开始接受楚楚。


整个八九十年代,两边时有往来,尤其是俺娘和小姨更是视他们为亲生父母,每隔一两年就会带我去小住一段时间。我记事时,舅姥爷和楚楚已经年近七旬,但风彩依旧。舅姥爷是西北文艺届的头面人物之一,每日家中谈笑有鸿儒,楚楚可谓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不仅能指挥保姆做一桌好莱,还可和各路客人谈文论史,兴致好时,再弹一曲古筝,技惊四座。舅姥爷战争年代受过伤,老来腿脚不便,楚楚便每晚推他去散步,我在时也跟着去,在夕阳下,看到他们长久的相互凝视,我能感觉到,这一生,他们是幸福的。楚楚病逝于二十一世纪初,舅姥爷悲伤至极,整个人一下子就垮了,俺娘想接他来老家,他不肯,说要陪着楚楚。不几年,舅姥爷就老年痴呆了,连女儿都不认识,但每天必须要保姆推他去院子里楚楚生前亲手植的树下坐着,否则就拒绝吃饭,一直到七年后病逝。


再说点,其实舅姥爷这个人,一生是没啥大志向的。他的家族属于前朝遗民,民国以后,富且富,但政治上已经没有前途了,所以他们兄弟姐妹从小都是被当公子哥养着的,十几岁还不会自己穿衣服,家庭对他们也没啥太高期望,只求别太出格,平安度过一生即可。但太姥爷本人是当年大宅门里成长起来的,受过很好的传统教育,对老一套的礼法特别重视,对五四以来的新文化极端敌视。舅姥爷小时候喜欢听戏,家里不支持,没少挨打。后来去北平读书,也是为了能活的自由些。他和楚楚就是因戏结缘,但别说楚楚出身风尘,即使是个戏子家里也是不会同意。但他这种公子哥,实在也是没啥生存能力的,离了家里的资助,完全没法活下去,过穷日子的事更是根本想都没想过,所以在别的同学的鼓动下,一冲动就去了延安。他晚年对去延安并不后悔,始终认为那个时代共产党对个人的尊重还是要优于传统家庭和国民党的,但绝对谈不上有什么革命理想。他后来的人生还算比较顺利,因为他只是想追求较为平和舒适的生活,从不参与派系斗争,也不热衷升官发财,一直做技术官僚,也始终与人为善,不害人,故躲过了历次政治事件。在延安时,做宣传工作,能写能画能演,几位军事首长都挺喜欢他,由于他书法不错,跟****那位最出名的书法家也有交往,但他也没有站队之类。建国后,有机会做实权领导,但他不想,只愿去文艺届担任个挂名的职务,平时读书写字,不对任何事表态。****时,由于那位大书法家的关系,也没受到冲击,反而保护了很多亲友。****后,他部队的老首长重新登场,想启用他,但他还是谢绝了,仍旧在文艺届混。他一生没对啥事特别在意、追求过,除了支持一下戏曲和电影工作,从不使用手中的权利。晚年对自己有个评价,一介书生,能于乱世之中苟全性命,还可保全家人,且未作有亏良心之事,还能搞点小小的文艺爱好,与相爱之人共终老,已是人生的大圆满了。他是个想的开,看得透的人,对楚楚的出身毫不介意,也不忌讳别人谈及。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事,就是至死末能得到老父的原谅。



舅姥爷的故事一部分是俺亲眼所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断续在他家住了三年多,他们都很喜欢孩子,但养女身体不好,终身末嫁,所以把我当成亲孙子看待的,那时舅姥爷给当地的电影制片厂做顾问,经常带我去厂里审片,回家路上就给我讲些自己的故事,我觉得这些故事比电影还精彩,至今未能忘怀。还有一部分是在舅姥爷晚年写的自传中读到的,他写自传并非要传世,而是回顾一生,对人对己有个交待。文稿放在俺娘那,根据他的遗愿,在祖宗的坟前烧掉了。俺娘只给俺看过一次,读后颇有点惊讶,舅姥爷一生也算是被政治的洪流挟裹前行了,但他笔下的回忆,却只有人情冷暖,生活琐事,仿佛那个大世代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生活。


文中几处对人的评价,也都无关其政治身份,例如他对康老评价极高,回忆在延安时期,练习隶书总难进境,经康老指点方始顿悟要诀,有段时间康老在山西工作,经常会写信给他谈书法,还会捎来一些土产,可谓亦师亦友的关系。他对****的印象也很好,舅姥爷跟程派琴师学的琴,有次****想过过戏瘾,请他去操琴,待人极客气,一定要留饭,第二天还派人给楚楚送了条围巾,以后又遇到过几次,都是主动过来打招呼。他认为****懂戏,教养好,评价非常正面。诸如此类,他对人对事的态度从不涉及政治,也正因如此,一生也末受政治牵连。此外还有一部分是听姥姥讲的,前些年俺姥姥九十大寿,做为家族中这一代的最后一人,为了让后代了解家族历史,特用一周时间,口诉百年家族史,由俺笔录,后来整理成十几万字文稿,其中就有一部分舅姥爷早年的经历。俺发现俺娘这个家族挺有意思,姥姥姥爷这两家都是前朝显贵,按说民国后应该是比较惨的,但他们这一代的兄弟姐妹七八个,尽管选择了不尽相同的人生道路,但是在大时代的风云变幻下,却并未经历过多风雨,反而殊途同归,最后都有不错的归宿。后来我发现,这些长辈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心态平和,随遇而安,顺势而为,在时代的洪流面前,个人是如此渺小,他们没有太多的家国情怀,也缺乏献身青史的理想,只想和家人过着平和舒适的日子,尽管因为时代的机缘,他们也都或多或少被卷入政治的波涛,甚至成为政治漩涡中的人物,但正是得益于那份平和的心态,才终能全身而退~


有时我会想,为什么他们兄弟姐妹都能有这种超脱的人生态度?俺是个历史虚无主义者,对政治向来看的很淡,上周在北京,登金山岭长城,遥望古北口内外,四百年前,俺母系家族的祖先做为那个北方少数民族英勇的将军,指挥关外的铁骑,挥师南下,实现了立马吴山的志向。俺父系家族的祖先,效忠于那个古老的帝国,亲历他自京城至江淮,从江南到岭南,一步步败亡的凄凉景象。但没过多久,俺母系家族的后人就已成为那个被他们祖先灭掉国家的文化上的继承者,俺父系家族的后人开始出现在他们祖先誓死抗争的敌人的朝堂之上。听姥姥讲,他们兄妹在家塾读书时的先生,就经常给他们讲历史上的兴亡变幻,我想,彼时课堂上的舅姥爷或许如我一般的感想: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唯有俗世的悲欢方能相伴始终~


精彩


------------------------------------------------------------------------------------------- 首先,请你以一种,团成一个团的姿势,然后,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
2017-09-09 04:28:47
...21楼...
76
0
来自:保密
注册:2017-06-25
发帖:7+276

不管做没做个JS,只要够漂亮一定找的到下家,也不要说男人,吃亏,难道现在女人很多不都是在大学里就被搞掉,几婚前吃过不止一个卵,因为免费被搞,男人所以就心安理得,因为JS收钱,所以反而接受不了,说到底还是老一套思想在作怪,民国确实思想解放,海关关长讨妓女老婆都有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05:01:10
...22楼...
1249
0
来自:上海
注册:2008-10-14
发帖:965+6592

多汁男孩[juicyboys]12楼

说说我舅老爷的故事,年代比较久远了,不知道我的答案是否具有参考价值。


我的舅姥爷四十年代在北平读大学,他是大地主家的少爷,年少多金,人也风流潇洒,整日和一些类似的朋友吃喝玩乐,自然也经常出入八大胡同。他认识了一个叫楚楚的风尘女子,长的漂亮,又有几分才华,二人相爱,并决定结婚。家里自然不允,断决了经济资助,甚至还派人去捉他回家。舅姥爷无奈之下,携楚楚去了延安,双双加入了共产党。


此后一些年,舅姥爷随共军南征北战,做宣传工作,混的相当不错。楚楚也在医院从事护士工作,二人结婚是一位后来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首长主婚。建国后一些年,二人转业到西北某地,楚楚由于身体原因,始终没有生育,但他们感情一直非常好,还收养了一个战友的遗孤。五十年代末,舅姥爷携楚楚回乡省亲,其时老父尚在,仍未原谅他,没让进家门就给赶走了。姥姥是他五姐,年岁相仿,童年时关系最好,而且姥姥姥爷也参加革命了,思想比较开放,故收留他们住了半个多月。当时俺娘尚幼,但对楚楚的印象极佳。****伊始,姥爷姥姥被打倒,身陷囹圄,舅舅生死末卜,家中只剩下十几岁的俺娘和年仅八岁的小姨。舅姥爷闻讯,通过当年战友的关系,将姐妹二人接去,抚养多年,安排入伍、上学,让她们能够免于****的苦难。拔乱反正,姥爷姥姥重新出来工作,第一件事就是赶赴西北致谢,自此以后,家族才开始接受楚楚。


整个八九十年代,两边时有往来,尤其是俺娘和小姨更是视他们为亲生父母,每隔一两年就会带我去小住一段时间。我记事时,舅姥爷和楚楚已经年近七旬,但风彩依旧。舅姥爷是西北文艺届的头面人物之一,每日家中谈笑有鸿儒,楚楚可谓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不仅能指挥保姆做一桌好莱,还可和各路客人谈文论史,兴致好时,再弹一曲古筝,技惊四座。舅姥爷战争年代受过伤,老来腿脚不便,楚楚便每晚推他去散步,我在时也跟着去,在夕阳下,看到他们长久的相互凝视,我能感觉到,这一生,他们是幸福的。楚楚病逝于二十一世纪初,舅姥爷悲伤至极,整个人一下子就垮了,俺娘想接他来老家,他不肯,说要陪着楚楚。不几年,舅姥爷就老年痴呆了,连女儿都不认识,但每天必须要保姆推他去院子里楚楚生前亲手植的树下坐着,否则就拒绝吃饭,一直到七年后病逝。


再说点,其实舅姥爷这个人,一生是没啥大志向的。他的家族属于前朝遗民,民国以后,富且富,但政治上已经没有前途了,所以他们兄弟姐妹从小都是被当公子哥养着的,十几岁还不会自己穿衣服,家庭对他们也没啥太高期望,只求别太出格,平安度过一生即可。但太姥爷本人是当年大宅门里成长起来的,受过很好的传统教育,对老一套的礼法特别重视,对五四以来的新文化极端敌视。舅姥爷小时候喜欢听戏,家里不支持,没少挨打。后来去北平读书,也是为了能活的自由些。他和楚楚就是因戏结缘,但别说楚楚出身风尘,即使是个戏子家里也是不会同意。但他这种公子哥,实在也是没啥生存能力的,离了家里的资助,完全没法活下去,过穷日子的事更是根本想都没想过,所以在别的同学的鼓动下,一冲动就去了延安。他晚年对去延安并不后悔,始终认为那个时代共产党对个人的尊重还是要优于传统家庭和国民党的,但绝对谈不上有什么革命理想。他后来的人生还算比较顺利,因为他只是想追求较为平和舒适的生活,从不参与派系斗争,也不热衷升官发财,一直做技术官僚,也始终与人为善,不害人,故躲过了历次政治事件。在延安时,做宣传工作,能写能画能演,几位军事首长都挺喜欢他,由于他书法不错,跟****那位最出名的书法家也有交往,但他也没有站队之类。建国后,有机会做实权领导,但他不想,只愿去文艺届担任个挂名的职务,平时读书写字,不对任何事表态。****时,由于那位大书法家的关系,也没受到冲击,反而保护了很多亲友。****后,他部队的老首长重新登场,想启用他,但他还是谢绝了,仍旧在文艺届混。他一生没对啥事特别在意、追求过,除了支持一下戏曲和电影工作,从不使用手中的权利。晚年对自己有个评价,一介书生,能于乱世之中苟全性命,还可保全家人,且未作有亏良心之事,还能搞点小小的文艺爱好,与相爱之人共终老,已是人生的大圆满了。他是个想的开,看得透的人,对楚楚的出身毫不介意,也不忌讳别人谈及。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事,就是至死末能得到老父的原谅。



舅姥爷的故事一部分是俺亲眼所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断续在他家住了三年多,他们都很喜欢孩子,但养女身体不好,终身末嫁,所以把我当成亲孙子看待的,那时舅姥爷给当地的电影制片厂做顾问,经常带我去厂里审片,回家路上就给我讲些自己的故事,我觉得这些故事比电影还精彩,至今未能忘怀。还有一部分是在舅姥爷晚年写的自传中读到的,他写自传并非要传世,而是回顾一生,对人对己有个交待。文稿放在俺娘那,根据他的遗愿,在祖宗的坟前烧掉了。俺娘只给俺看过一次,读后颇有点惊讶,舅姥爷一生也算是被政治的洪流挟裹前行了,但他笔下的回忆,却只有人情冷暖,生活琐事,仿佛那个大世代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生活。


文中几处对人的评价,也都无关其政治身份,例如他对康老评价极高,回忆在延安时期,练习隶书总难进境,经康老指点方始顿悟要诀,有段时间康老在山西工作,经常会写信给他谈书法,还会捎来一些土产,可谓亦师亦友的关系。他对****的印象也很好,舅姥爷跟程派琴师学的琴,有次****想过过戏瘾,请他去操琴,待人极客气,一定要留饭,第二天还派人给楚楚送了条围巾,以后又遇到过几次,都是主动过来打招呼。他认为****懂戏,教养好,评价非常正面。诸如此类,他对人对事的态度从不涉及政治,也正因如此,一生也末受政治牵连。此外还有一部分是听姥姥讲的,前些年俺姥姥九十大寿,做为家族中这一代的最后一人,为了让后代了解家族历史,特用一周时间,口诉百年家族史,由俺笔录,后来整理成十几万字文稿,其中就有一部分舅姥爷早年的经历。俺发现俺娘这个家族挺有意思,姥姥姥爷这两家都是前朝显贵,按说民国后应该是比较惨的,但他们这一代的兄弟姐妹七八个,尽管选择了不尽相同的人生道路,但是在大时代的风云变幻下,却并未经历过多风雨,反而殊途同归,最后都有不错的归宿。后来我发现,这些长辈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心态平和,随遇而安,顺势而为,在时代的洪流面前,个人是如此渺小,他们没有太多的家国情怀,也缺乏献身青史的理想,只想和家人过着平和舒适的日子,尽管因为时代的机缘,他们也都或多或少被卷入政治的波涛,甚至成为政治漩涡中的人物,但正是得益于那份平和的心态,才终能全身而退~


有时我会想,为什么他们兄弟姐妹都能有这种超脱的人生态度?俺是个历史虚无主义者,对政治向来看的很淡,上周在北京,登金山岭长城,遥望古北口内外,四百年前,俺母系家族的祖先做为那个北方少数民族英勇的将军,指挥关外的铁骑,挥师南下,实现了立马吴山的志向。俺父系家族的祖先,效忠于那个古老的帝国,亲历他自京城至江淮,从江南到岭南,一步步败亡的凄凉景象。但没过多久,俺母系家族的后人就已成为那个被他们祖先灭掉国家的文化上的继承者,俺父系家族的后人开始出现在他们祖先誓死抗争的敌人的朝堂之上。听姥姥讲,他们兄妹在家塾读书时的先生,就经常给他们讲历史上的兴亡变幻,我想,彼时课堂上的舅姥爷或许如我一般的感想: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唯有俗世的悲欢方能相伴始终~


感谢分享


------------------------------------------------------------------------------------------- 新七不原则:不听 不传 不信 不质疑 不展开 不联想 不解释
2017-09-09 05:10:19
...23楼...
2583
4
来自:上海
注册:2007-12-23
发帖:39+2460

袁世凯


------------------------------------------------------------------------------------------- 这家伙很强,留下了一大滩精-液!!!  
2017-09-09 05:24:04
...24楼...
1281
27
来自:上海
注册:2013-08-14
发帖:31+6255

约炮,****的女人都可以原谅

唯独收费啪啪啪的女人,男人容忍不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05:50:21
...25楼...
111
0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5-09
发帖:77+1003

多汁男孩[juicyboys]12楼

说说我舅老爷的故事,年代比较久远了,不知道我的答案是否具有参考价值。


我的舅姥爷四十年代在北平读大学,他是大地主家的少爷,年少多金,人也风流潇洒,整日和一些类似的朋友吃喝玩乐,自然也经常出入八大胡同。他认识了一个叫楚楚的风尘女子,长的漂亮,又有几分才华,二人相爱,并决定结婚。家里自然不允,断决了经济资助,甚至还派人去捉他回家。舅姥爷无奈之下,携楚楚去了延安,双双加入了共产党。


此后一些年,舅姥爷随共军南征北战,做宣传工作,混的相当不错。楚楚也在医院从事护士工作,二人结婚是一位后来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首长主婚。建国后一些年,二人转业到西北某地,楚楚由于身体原因,始终没有生育,但他们感情一直非常好,还收养了一个战友的遗孤。五十年代末,舅姥爷携楚楚回乡省亲,其时老父尚在,仍未原谅他,没让进家门就给赶走了。姥姥是他五姐,年岁相仿,童年时关系最好,而且姥姥姥爷也参加革命了,思想比较开放,故收留他们住了半个多月。当时俺娘尚幼,但对楚楚的印象极佳。****伊始,姥爷姥姥被打倒,身陷囹圄,舅舅生死末卜,家中只剩下十几岁的俺娘和年仅八岁的小姨。舅姥爷闻讯,通过当年战友的关系,将姐妹二人接去,抚养多年,安排入伍、上学,让她们能够免于****的苦难。拔乱反正,姥爷姥姥重新出来工作,第一件事就是赶赴西北致谢,自此以后,家族才开始接受楚楚。


整个八九十年代,两边时有往来,尤其是俺娘和小姨更是视他们为亲生父母,每隔一两年就会带我去小住一段时间。我记事时,舅姥爷和楚楚已经年近七旬,但风彩依旧。舅姥爷是西北文艺届的头面人物之一,每日家中谈笑有鸿儒,楚楚可谓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不仅能指挥保姆做一桌好莱,还可和各路客人谈文论史,兴致好时,再弹一曲古筝,技惊四座。舅姥爷战争年代受过伤,老来腿脚不便,楚楚便每晚推他去散步,我在时也跟着去,在夕阳下,看到他们长久的相互凝视,我能感觉到,这一生,他们是幸福的。楚楚病逝于二十一世纪初,舅姥爷悲伤至极,整个人一下子就垮了,俺娘想接他来老家,他不肯,说要陪着楚楚。不几年,舅姥爷就老年痴呆了,连女儿都不认识,但每天必须要保姆推他去院子里楚楚生前亲手植的树下坐着,否则就拒绝吃饭,一直到七年后病逝。


再说点,其实舅姥爷这个人,一生是没啥大志向的。他的家族属于前朝遗民,民国以后,富且富,但政治上已经没有前途了,所以他们兄弟姐妹从小都是被当公子哥养着的,十几岁还不会自己穿衣服,家庭对他们也没啥太高期望,只求别太出格,平安度过一生即可。但太姥爷本人是当年大宅门里成长起来的,受过很好的传统教育,对老一套的礼法特别重视,对五四以来的新文化极端敌视。舅姥爷小时候喜欢听戏,家里不支持,没少挨打。后来去北平读书,也是为了能活的自由些。他和楚楚就是因戏结缘,但别说楚楚出身风尘,即使是个戏子家里也是不会同意。但他这种公子哥,实在也是没啥生存能力的,离了家里的资助,完全没法活下去,过穷日子的事更是根本想都没想过,所以在别的同学的鼓动下,一冲动就去了延安。他晚年对去延安并不后悔,始终认为那个时代共产党对个人的尊重还是要优于传统家庭和国民党的,但绝对谈不上有什么革命理想。他后来的人生还算比较顺利,因为他只是想追求较为平和舒适的生活,从不参与派系斗争,也不热衷升官发财,一直做技术官僚,也始终与人为善,不害人,故躲过了历次政治事件。在延安时,做宣传工作,能写能画能演,几位军事首长都挺喜欢他,由于他书法不错,跟****那位最出名的书法家也有交往,但他也没有站队之类。建国后,有机会做实权领导,但他不想,只愿去文艺届担任个挂名的职务,平时读书写字,不对任何事表态。****时,由于那位大书法家的关系,也没受到冲击,反而保护了很多亲友。****后,他部队的老首长重新登场,想启用他,但他还是谢绝了,仍旧在文艺届混。他一生没对啥事特别在意、追求过,除了支持一下戏曲和电影工作,从不使用手中的权利。晚年对自己有个评价,一介书生,能于乱世之中苟全性命,还可保全家人,且未作有亏良心之事,还能搞点小小的文艺爱好,与相爱之人共终老,已是人生的大圆满了。他是个想的开,看得透的人,对楚楚的出身毫不介意,也不忌讳别人谈及。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事,就是至死末能得到老父的原谅。



舅姥爷的故事一部分是俺亲眼所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断续在他家住了三年多,他们都很喜欢孩子,但养女身体不好,终身末嫁,所以把我当成亲孙子看待的,那时舅姥爷给当地的电影制片厂做顾问,经常带我去厂里审片,回家路上就给我讲些自己的故事,我觉得这些故事比电影还精彩,至今未能忘怀。还有一部分是在舅姥爷晚年写的自传中读到的,他写自传并非要传世,而是回顾一生,对人对己有个交待。文稿放在俺娘那,根据他的遗愿,在祖宗的坟前烧掉了。俺娘只给俺看过一次,读后颇有点惊讶,舅姥爷一生也算是被政治的洪流挟裹前行了,但他笔下的回忆,却只有人情冷暖,生活琐事,仿佛那个大世代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生活。


文中几处对人的评价,也都无关其政治身份,例如他对康老评价极高,回忆在延安时期,练习隶书总难进境,经康老指点方始顿悟要诀,有段时间康老在山西工作,经常会写信给他谈书法,还会捎来一些土产,可谓亦师亦友的关系。他对****的印象也很好,舅姥爷跟程派琴师学的琴,有次****想过过戏瘾,请他去操琴,待人极客气,一定要留饭,第二天还派人给楚楚送了条围巾,以后又遇到过几次,都是主动过来打招呼。他认为****懂戏,教养好,评价非常正面。诸如此类,他对人对事的态度从不涉及政治,也正因如此,一生也末受政治牵连。此外还有一部分是听姥姥讲的,前些年俺姥姥九十大寿,做为家族中这一代的最后一人,为了让后代了解家族历史,特用一周时间,口诉百年家族史,由俺笔录,后来整理成十几万字文稿,其中就有一部分舅姥爷早年的经历。俺发现俺娘这个家族挺有意思,姥姥姥爷这两家都是前朝显贵,按说民国后应该是比较惨的,但他们这一代的兄弟姐妹七八个,尽管选择了不尽相同的人生道路,但是在大时代的风云变幻下,却并未经历过多风雨,反而殊途同归,最后都有不错的归宿。后来我发现,这些长辈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心态平和,随遇而安,顺势而为,在时代的洪流面前,个人是如此渺小,他们没有太多的家国情怀,也缺乏献身青史的理想,只想和家人过着平和舒适的日子,尽管因为时代的机缘,他们也都或多或少被卷入政治的波涛,甚至成为政治漩涡中的人物,但正是得益于那份平和的心态,才终能全身而退~


有时我会想,为什么他们兄弟姐妹都能有这种超脱的人生态度?俺是个历史虚无主义者,对政治向来看的很淡,上周在北京,登金山岭长城,遥望古北口内外,四百年前,俺母系家族的祖先做为那个北方少数民族英勇的将军,指挥关外的铁骑,挥师南下,实现了立马吴山的志向。俺父系家族的祖先,效忠于那个古老的帝国,亲历他自京城至江淮,从江南到岭南,一步步败亡的凄凉景象。但没过多久,俺母系家族的后人就已成为那个被他们祖先灭掉国家的文化上的继承者,俺父系家族的后人开始出现在他们祖先誓死抗争的敌人的朝堂之上。听姥姥讲,他们兄妹在家塾读书时的先生,就经常给他们讲历史上的兴亡变幻,我想,彼时课堂上的舅姥爷或许如我一般的感想: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唯有俗世的悲欢方能相伴始终~


不一样的,民国时楚楚这种是和秦淮八艳差不多的存在,现在xj算啥,真的算两种人的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05:56:19
...26楼...
402
20
来自:上海
注册:2013-02-09
发帖:4+1051

ranger8848[ranger8848]3楼

有些xj有男朋友,男人让xj出来卖的

valkilmers[valkilmers]5楼

让我想起周星驰的“喜剧之王”里面张柏芝的前男友:“你不去卖怎么养活我啊?”

女说:你不是说养我么?男说:你不去卖,我哪里有钱养你啊。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06:02:53
...27楼...
1707
1
来自:上海
注册:2004-07-07
发帖:35+938

山上肯定就有~


-------------------------------------------------------------------------------------------
2017-09-09 06:04:05
...28楼...
1153
31
来自:上海
注册:2012-03-07
发帖:74+1657

很多xj并不比那些乱搞的女的差


------------------------------------------------------------------------------------------- atm
2017-09-09 06:07:03
...29楼...
633
0
来自:上海
注册:2015-10-28
发帖:7+160

多汁男孩[juicyboys]12楼

说说我舅老爷的故事,年代比较久远了,不知道我的答案是否具有参考价值。


我的舅姥爷四十年代在北平读大学,他是大地主家的少爷,年少多金,人也风流潇洒,整日和一些类似的朋友吃喝玩乐,自然也经常出入八大胡同。他认识了一个叫楚楚的风尘女子,长的漂亮,又有几分才华,二人相爱,并决定结婚。家里自然不允,断决了经济资助,甚至还派人去捉他回家。舅姥爷无奈之下,携楚楚去了延安,双双加入了共产党。


此后一些年,舅姥爷随共军南征北战,做宣传工作,混的相当不错。楚楚也在医院从事护士工作,二人结婚是一位后来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首长主婚。建国后一些年,二人转业到西北某地,楚楚由于身体原因,始终没有生育,但他们感情一直非常好,还收养了一个战友的遗孤。五十年代末,舅姥爷携楚楚回乡省亲,其时老父尚在,仍未原谅他,没让进家门就给赶走了。姥姥是他五姐,年岁相仿,童年时关系最好,而且姥姥姥爷也参加革命了,思想比较开放,故收留他们住了半个多月。当时俺娘尚幼,但对楚楚的印象极佳。****伊始,姥爷姥姥被打倒,身陷囹圄,舅舅生死末卜,家中只剩下十几岁的俺娘和年仅八岁的小姨。舅姥爷闻讯,通过当年战友的关系,将姐妹二人接去,抚养多年,安排入伍、上学,让她们能够免于****的苦难。拔乱反正,姥爷姥姥重新出来工作,第一件事就是赶赴西北致谢,自此以后,家族才开始接受楚楚。


整个八九十年代,两边时有往来,尤其是俺娘和小姨更是视他们为亲生父母,每隔一两年就会带我去小住一段时间。我记事时,舅姥爷和楚楚已经年近七旬,但风彩依旧。舅姥爷是西北文艺届的头面人物之一,每日家中谈笑有鸿儒,楚楚可谓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不仅能指挥保姆做一桌好莱,还可和各路客人谈文论史,兴致好时,再弹一曲古筝,技惊四座。舅姥爷战争年代受过伤,老来腿脚不便,楚楚便每晚推他去散步,我在时也跟着去,在夕阳下,看到他们长久的相互凝视,我能感觉到,这一生,他们是幸福的。楚楚病逝于二十一世纪初,舅姥爷悲伤至极,整个人一下子就垮了,俺娘想接他来老家,他不肯,说要陪着楚楚。不几年,舅姥爷就老年痴呆了,连女儿都不认识,但每天必须要保姆推他去院子里楚楚生前亲手植的树下坐着,否则就拒绝吃饭,一直到七年后病逝。


再说点,其实舅姥爷这个人,一生是没啥大志向的。他的家族属于前朝遗民,民国以后,富且富,但政治上已经没有前途了,所以他们兄弟姐妹从小都是被当公子哥养着的,十几岁还不会自己穿衣服,家庭对他们也没啥太高期望,只求别太出格,平安度过一生即可。但太姥爷本人是当年大宅门里成长起来的,受过很好的传统教育,对老一套的礼法特别重视,对五四以来的新文化极端敌视。舅姥爷小时候喜欢听戏,家里不支持,没少挨打。后来去北平读书,也是为了能活的自由些。他和楚楚就是因戏结缘,但别说楚楚出身风尘,即使是个戏子家里也是不会同意。但他这种公子哥,实在也是没啥生存能力的,离了家里的资助,完全没法活下去,过穷日子的事更是根本想都没想过,所以在别的同学的鼓动下,一冲动就去了延安。他晚年对去延安并不后悔,始终认为那个时代共产党对个人的尊重还是要优于传统家庭和国民党的,但绝对谈不上有什么革命理想。他后来的人生还算比较顺利,因为他只是想追求较为平和舒适的生活,从不参与派系斗争,也不热衷升官发财,一直做技术官僚,也始终与人为善,不害人,故躲过了历次政治事件。在延安时,做宣传工作,能写能画能演,几位军事首长都挺喜欢他,由于他书法不错,跟****那位最出名的书法家也有交往,但他也没有站队之类。建国后,有机会做实权领导,但他不想,只愿去文艺届担任个挂名的职务,平时读书写字,不对任何事表态。****时,由于那位大书法家的关系,也没受到冲击,反而保护了很多亲友。****后,他部队的老首长重新登场,想启用他,但他还是谢绝了,仍旧在文艺届混。他一生没对啥事特别在意、追求过,除了支持一下戏曲和电影工作,从不使用手中的权利。晚年对自己有个评价,一介书生,能于乱世之中苟全性命,还可保全家人,且未作有亏良心之事,还能搞点小小的文艺爱好,与相爱之人共终老,已是人生的大圆满了。他是个想的开,看得透的人,对楚楚的出身毫不介意,也不忌讳别人谈及。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事,就是至死末能得到老父的原谅。



舅姥爷的故事一部分是俺亲眼所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断续在他家住了三年多,他们都很喜欢孩子,但养女身体不好,终身末嫁,所以把我当成亲孙子看待的,那时舅姥爷给当地的电影制片厂做顾问,经常带我去厂里审片,回家路上就给我讲些自己的故事,我觉得这些故事比电影还精彩,至今未能忘怀。还有一部分是在舅姥爷晚年写的自传中读到的,他写自传并非要传世,而是回顾一生,对人对己有个交待。文稿放在俺娘那,根据他的遗愿,在祖宗的坟前烧掉了。俺娘只给俺看过一次,读后颇有点惊讶,舅姥爷一生也算是被政治的洪流挟裹前行了,但他笔下的回忆,却只有人情冷暖,生活琐事,仿佛那个大世代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生活。


文中几处对人的评价,也都无关其政治身份,例如他对康老评价极高,回忆在延安时期,练习隶书总难进境,经康老指点方始顿悟要诀,有段时间康老在山西工作,经常会写信给他谈书法,还会捎来一些土产,可谓亦师亦友的关系。他对****的印象也很好,舅姥爷跟程派琴师学的琴,有次****想过过戏瘾,请他去操琴,待人极客气,一定要留饭,第二天还派人给楚楚送了条围巾,以后又遇到过几次,都是主动过来打招呼。他认为****懂戏,教养好,评价非常正面。诸如此类,他对人对事的态度从不涉及政治,也正因如此,一生也末受政治牵连。此外还有一部分是听姥姥讲的,前些年俺姥姥九十大寿,做为家族中这一代的最后一人,为了让后代了解家族历史,特用一周时间,口诉百年家族史,由俺笔录,后来整理成十几万字文稿,其中就有一部分舅姥爷早年的经历。俺发现俺娘这个家族挺有意思,姥姥姥爷这两家都是前朝显贵,按说民国后应该是比较惨的,但他们这一代的兄弟姐妹七八个,尽管选择了不尽相同的人生道路,但是在大时代的风云变幻下,却并未经历过多风雨,反而殊途同归,最后都有不错的归宿。后来我发现,这些长辈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心态平和,随遇而安,顺势而为,在时代的洪流面前,个人是如此渺小,他们没有太多的家国情怀,也缺乏献身青史的理想,只想和家人过着平和舒适的日子,尽管因为时代的机缘,他们也都或多或少被卷入政治的波涛,甚至成为政治漩涡中的人物,但正是得益于那份平和的心态,才终能全身而退~


有时我会想,为什么他们兄弟姐妹都能有这种超脱的人生态度?俺是个历史虚无主义者,对政治向来看的很淡,上周在北京,登金山岭长城,遥望古北口内外,四百年前,俺母系家族的祖先做为那个北方少数民族英勇的将军,指挥关外的铁骑,挥师南下,实现了立马吴山的志向。俺父系家族的祖先,效忠于那个古老的帝国,亲历他自京城至江淮,从江南到岭南,一步步败亡的凄凉景象。但没过多久,俺母系家族的后人就已成为那个被他们祖先灭掉国家的文化上的继承者,俺父系家族的后人开始出现在他们祖先誓死抗争的敌人的朝堂之上。听姥姥讲,他们兄妹在家塾读书时的先生,就经常给他们讲历史上的兴亡变幻,我想,彼时课堂上的舅姥爷或许如我一般的感想: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唯有俗世的悲欢方能相伴始终~


写得不错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06:28:47
...30楼...
2841
167
来自:上海
注册:2009-03-19
发帖:156+8311

👻👻👻[ss0ss0]2楼

太多了吧,那么多失足妇女不都结婚了


------------------------------------------------------------------------------------------- ......
2017-09-09 06:43:38
...31楼...
2170
17
来自:台湾
注册:2008-08-17
发帖:87+2922


------------------------------------------------------------------------------------------- 你爸搵你,你妈搵你,你爷爷搵你、你奶奶搵你。。。。。。
2017-09-09 06:50:13
...32楼...
190
0
来自:上海
注册:2002-12-03
发帖:7+132

多汁男孩[juicyboys]12楼

说说我舅老爷的故事,年代比较久远了,不知道我的答案是否具有参考价值。


我的舅姥爷四十年代在北平读大学,他是大地主家的少爷,年少多金,人也风流潇洒,整日和一些类似的朋友吃喝玩乐,自然也经常出入八大胡同。他认识了一个叫楚楚的风尘女子,长的漂亮,又有几分才华,二人相爱,并决定结婚。家里自然不允,断决了经济资助,甚至还派人去捉他回家。舅姥爷无奈之下,携楚楚去了延安,双双加入了共产党。


此后一些年,舅姥爷随共军南征北战,做宣传工作,混的相当不错。楚楚也在医院从事护士工作,二人结婚是一位后来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首长主婚。建国后一些年,二人转业到西北某地,楚楚由于身体原因,始终没有生育,但他们感情一直非常好,还收养了一个战友的遗孤。五十年代末,舅姥爷携楚楚回乡省亲,其时老父尚在,仍未原谅他,没让进家门就给赶走了。姥姥是他五姐,年岁相仿,童年时关系最好,而且姥姥姥爷也参加革命了,思想比较开放,故收留他们住了半个多月。当时俺娘尚幼,但对楚楚的印象极佳。****伊始,姥爷姥姥被打倒,身陷囹圄,舅舅生死末卜,家中只剩下十几岁的俺娘和年仅八岁的小姨。舅姥爷闻讯,通过当年战友的关系,将姐妹二人接去,抚养多年,安排入伍、上学,让她们能够免于****的苦难。拔乱反正,姥爷姥姥重新出来工作,第一件事就是赶赴西北致谢,自此以后,家族才开始接受楚楚。


整个八九十年代,两边时有往来,尤其是俺娘和小姨更是视他们为亲生父母,每隔一两年就会带我去小住一段时间。我记事时,舅姥爷和楚楚已经年近七旬,但风彩依旧。舅姥爷是西北文艺届的头面人物之一,每日家中谈笑有鸿儒,楚楚可谓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不仅能指挥保姆做一桌好莱,还可和各路客人谈文论史,兴致好时,再弹一曲古筝,技惊四座。舅姥爷战争年代受过伤,老来腿脚不便,楚楚便每晚推他去散步,我在时也跟着去,在夕阳下,看到他们长久的相互凝视,我能感觉到,这一生,他们是幸福的。楚楚病逝于二十一世纪初,舅姥爷悲伤至极,整个人一下子就垮了,俺娘想接他来老家,他不肯,说要陪着楚楚。不几年,舅姥爷就老年痴呆了,连女儿都不认识,但每天必须要保姆推他去院子里楚楚生前亲手植的树下坐着,否则就拒绝吃饭,一直到七年后病逝。


再说点,其实舅姥爷这个人,一生是没啥大志向的。他的家族属于前朝遗民,民国以后,富且富,但政治上已经没有前途了,所以他们兄弟姐妹从小都是被当公子哥养着的,十几岁还不会自己穿衣服,家庭对他们也没啥太高期望,只求别太出格,平安度过一生即可。但太姥爷本人是当年大宅门里成长起来的,受过很好的传统教育,对老一套的礼法特别重视,对五四以来的新文化极端敌视。舅姥爷小时候喜欢听戏,家里不支持,没少挨打。后来去北平读书,也是为了能活的自由些。他和楚楚就是因戏结缘,但别说楚楚出身风尘,即使是个戏子家里也是不会同意。但他这种公子哥,实在也是没啥生存能力的,离了家里的资助,完全没法活下去,过穷日子的事更是根本想都没想过,所以在别的同学的鼓动下,一冲动就去了延安。他晚年对去延安并不后悔,始终认为那个时代共产党对个人的尊重还是要优于传统家庭和国民党的,但绝对谈不上有什么革命理想。他后来的人生还算比较顺利,因为他只是想追求较为平和舒适的生活,从不参与派系斗争,也不热衷升官发财,一直做技术官僚,也始终与人为善,不害人,故躲过了历次政治事件。在延安时,做宣传工作,能写能画能演,几位军事首长都挺喜欢他,由于他书法不错,跟****那位最出名的书法家也有交往,但他也没有站队之类。建国后,有机会做实权领导,但他不想,只愿去文艺届担任个挂名的职务,平时读书写字,不对任何事表态。****时,由于那位大书法家的关系,也没受到冲击,反而保护了很多亲友。****后,他部队的老首长重新登场,想启用他,但他还是谢绝了,仍旧在文艺届混。他一生没对啥事特别在意、追求过,除了支持一下戏曲和电影工作,从不使用手中的权利。晚年对自己有个评价,一介书生,能于乱世之中苟全性命,还可保全家人,且未作有亏良心之事,还能搞点小小的文艺爱好,与相爱之人共终老,已是人生的大圆满了。他是个想的开,看得透的人,对楚楚的出身毫不介意,也不忌讳别人谈及。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事,就是至死末能得到老父的原谅。



舅姥爷的故事一部分是俺亲眼所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断续在他家住了三年多,他们都很喜欢孩子,但养女身体不好,终身末嫁,所以把我当成亲孙子看待的,那时舅姥爷给当地的电影制片厂做顾问,经常带我去厂里审片,回家路上就给我讲些自己的故事,我觉得这些故事比电影还精彩,至今未能忘怀。还有一部分是在舅姥爷晚年写的自传中读到的,他写自传并非要传世,而是回顾一生,对人对己有个交待。文稿放在俺娘那,根据他的遗愿,在祖宗的坟前烧掉了。俺娘只给俺看过一次,读后颇有点惊讶,舅姥爷一生也算是被政治的洪流挟裹前行了,但他笔下的回忆,却只有人情冷暖,生活琐事,仿佛那个大世代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生活。


文中几处对人的评价,也都无关其政治身份,例如他对康老评价极高,回忆在延安时期,练习隶书总难进境,经康老指点方始顿悟要诀,有段时间康老在山西工作,经常会写信给他谈书法,还会捎来一些土产,可谓亦师亦友的关系。他对****的印象也很好,舅姥爷跟程派琴师学的琴,有次****想过过戏瘾,请他去操琴,待人极客气,一定要留饭,第二天还派人给楚楚送了条围巾,以后又遇到过几次,都是主动过来打招呼。他认为****懂戏,教养好,评价非常正面。诸如此类,他对人对事的态度从不涉及政治,也正因如此,一生也末受政治牵连。此外还有一部分是听姥姥讲的,前些年俺姥姥九十大寿,做为家族中这一代的最后一人,为了让后代了解家族历史,特用一周时间,口诉百年家族史,由俺笔录,后来整理成十几万字文稿,其中就有一部分舅姥爷早年的经历。俺发现俺娘这个家族挺有意思,姥姥姥爷这两家都是前朝显贵,按说民国后应该是比较惨的,但他们这一代的兄弟姐妹七八个,尽管选择了不尽相同的人生道路,但是在大时代的风云变幻下,却并未经历过多风雨,反而殊途同归,最后都有不错的归宿。后来我发现,这些长辈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心态平和,随遇而安,顺势而为,在时代的洪流面前,个人是如此渺小,他们没有太多的家国情怀,也缺乏献身青史的理想,只想和家人过着平和舒适的日子,尽管因为时代的机缘,他们也都或多或少被卷入政治的波涛,甚至成为政治漩涡中的人物,但正是得益于那份平和的心态,才终能全身而退~


有时我会想,为什么他们兄弟姐妹都能有这种超脱的人生态度?俺是个历史虚无主义者,对政治向来看的很淡,上周在北京,登金山岭长城,遥望古北口内外,四百年前,俺母系家族的祖先做为那个北方少数民族英勇的将军,指挥关外的铁骑,挥师南下,实现了立马吴山的志向。俺父系家族的祖先,效忠于那个古老的帝国,亲历他自京城至江淮,从江南到岭南,一步步败亡的凄凉景象。但没过多久,俺母系家族的后人就已成为那个被他们祖先灭掉国家的文化上的继承者,俺父系家族的后人开始出现在他们祖先誓死抗争的敌人的朝堂之上。听姥姥讲,他们兄妹在家塾读书时的先生,就经常给他们讲历史上的兴亡变幻,我想,彼时课堂上的舅姥爷或许如我一般的感想: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唯有俗世的悲欢方能相伴始终~


认真拜读完!


------------------------------------------------------------------------------------------- 黑夜给了我一双明亮的眼睛,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
2017-09-09 06:51:47
...33楼...
612
0
来自:上海
注册:2012-08-01
发帖:3+322

只要xj够漂亮,见过一个长相李嘉欣,刘诗诗这种水平的,就被一个310追😁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08:24:31
...34楼...
615
2
来自:上海
注册:2010-02-26
发帖:19+1095

已隐藏 2 层叠楼[点击展开]

valkilmers[valkilmers]5楼

让我想起周星驰的“喜剧之王”里面张柏芝的前男友:“你不去卖怎么养活我啊?”

ranger8848[ranger8848]7楼

曾经遇到过一个,长得很好,年龄不大。男朋友长相很一般,吃软饭的,给男人买车,接她上下班。真是搞不懂,为了这种男人是不是值得

遇到过一个女孩,属于那种小巧漂亮的!男朋友是个秃顶,亲眼看到过,她自己还发朋友圈的。每次跟她喝酒她都喝的很疯,每次问都说跟男朋友吵架!白天约她就说和男朋友复合了。


------------------------------------------------------------------------------------------- 人生无非就是让别人笑笑,偶尔笑笑别人
2017-09-09 08:33:45
...35楼...
146
14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2-22
发帖:28+913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08:40:28
...36楼...
103
0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2-21
发帖:4+355

图片水印地址好多资源!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08:44:15
...37楼...
2110
27
来自:江苏
注册:2001-08-26
发帖:788+8793

多汁男孩[juicyboys]12楼

说说我舅老爷的故事,年代比较久远了,不知道我的答案是否具有参考价值。


我的舅姥爷四十年代在北平读大学,他是大地主家的少爷,年少多金,人也风流潇洒,整日和一些类似的朋友吃喝玩乐,自然也经常出入八大胡同。他认识了一个叫楚楚的风尘女子,长的漂亮,又有几分才华,二人相爱,并决定结婚。家里自然不允,断决了经济资助,甚至还派人去捉他回家。舅姥爷无奈之下,携楚楚去了延安,双双加入了共产党。


此后一些年,舅姥爷随共军南征北战,做宣传工作,混的相当不错。楚楚也在医院从事护士工作,二人结婚是一位后来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首长主婚。建国后一些年,二人转业到西北某地,楚楚由于身体原因,始终没有生育,但他们感情一直非常好,还收养了一个战友的遗孤。五十年代末,舅姥爷携楚楚回乡省亲,其时老父尚在,仍未原谅他,没让进家门就给赶走了。姥姥是他五姐,年岁相仿,童年时关系最好,而且姥姥姥爷也参加革命了,思想比较开放,故收留他们住了半个多月。当时俺娘尚幼,但对楚楚的印象极佳。****伊始,姥爷姥姥被打倒,身陷囹圄,舅舅生死末卜,家中只剩下十几岁的俺娘和年仅八岁的小姨。舅姥爷闻讯,通过当年战友的关系,将姐妹二人接去,抚养多年,安排入伍、上学,让她们能够免于****的苦难。拔乱反正,姥爷姥姥重新出来工作,第一件事就是赶赴西北致谢,自此以后,家族才开始接受楚楚。


整个八九十年代,两边时有往来,尤其是俺娘和小姨更是视他们为亲生父母,每隔一两年就会带我去小住一段时间。我记事时,舅姥爷和楚楚已经年近七旬,但风彩依旧。舅姥爷是西北文艺届的头面人物之一,每日家中谈笑有鸿儒,楚楚可谓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不仅能指挥保姆做一桌好莱,还可和各路客人谈文论史,兴致好时,再弹一曲古筝,技惊四座。舅姥爷战争年代受过伤,老来腿脚不便,楚楚便每晚推他去散步,我在时也跟着去,在夕阳下,看到他们长久的相互凝视,我能感觉到,这一生,他们是幸福的。楚楚病逝于二十一世纪初,舅姥爷悲伤至极,整个人一下子就垮了,俺娘想接他来老家,他不肯,说要陪着楚楚。不几年,舅姥爷就老年痴呆了,连女儿都不认识,但每天必须要保姆推他去院子里楚楚生前亲手植的树下坐着,否则就拒绝吃饭,一直到七年后病逝。


再说点,其实舅姥爷这个人,一生是没啥大志向的。他的家族属于前朝遗民,民国以后,富且富,但政治上已经没有前途了,所以他们兄弟姐妹从小都是被当公子哥养着的,十几岁还不会自己穿衣服,家庭对他们也没啥太高期望,只求别太出格,平安度过一生即可。但太姥爷本人是当年大宅门里成长起来的,受过很好的传统教育,对老一套的礼法特别重视,对五四以来的新文化极端敌视。舅姥爷小时候喜欢听戏,家里不支持,没少挨打。后来去北平读书,也是为了能活的自由些。他和楚楚就是因戏结缘,但别说楚楚出身风尘,即使是个戏子家里也是不会同意。但他这种公子哥,实在也是没啥生存能力的,离了家里的资助,完全没法活下去,过穷日子的事更是根本想都没想过,所以在别的同学的鼓动下,一冲动就去了延安。他晚年对去延安并不后悔,始终认为那个时代共产党对个人的尊重还是要优于传统家庭和国民党的,但绝对谈不上有什么革命理想。他后来的人生还算比较顺利,因为他只是想追求较为平和舒适的生活,从不参与派系斗争,也不热衷升官发财,一直做技术官僚,也始终与人为善,不害人,故躲过了历次政治事件。在延安时,做宣传工作,能写能画能演,几位军事首长都挺喜欢他,由于他书法不错,跟****那位最出名的书法家也有交往,但他也没有站队之类。建国后,有机会做实权领导,但他不想,只愿去文艺届担任个挂名的职务,平时读书写字,不对任何事表态。****时,由于那位大书法家的关系,也没受到冲击,反而保护了很多亲友。****后,他部队的老首长重新登场,想启用他,但他还是谢绝了,仍旧在文艺届混。他一生没对啥事特别在意、追求过,除了支持一下戏曲和电影工作,从不使用手中的权利。晚年对自己有个评价,一介书生,能于乱世之中苟全性命,还可保全家人,且未作有亏良心之事,还能搞点小小的文艺爱好,与相爱之人共终老,已是人生的大圆满了。他是个想的开,看得透的人,对楚楚的出身毫不介意,也不忌讳别人谈及。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事,就是至死末能得到老父的原谅。



舅姥爷的故事一部分是俺亲眼所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断续在他家住了三年多,他们都很喜欢孩子,但养女身体不好,终身末嫁,所以把我当成亲孙子看待的,那时舅姥爷给当地的电影制片厂做顾问,经常带我去厂里审片,回家路上就给我讲些自己的故事,我觉得这些故事比电影还精彩,至今未能忘怀。还有一部分是在舅姥爷晚年写的自传中读到的,他写自传并非要传世,而是回顾一生,对人对己有个交待。文稿放在俺娘那,根据他的遗愿,在祖宗的坟前烧掉了。俺娘只给俺看过一次,读后颇有点惊讶,舅姥爷一生也算是被政治的洪流挟裹前行了,但他笔下的回忆,却只有人情冷暖,生活琐事,仿佛那个大世代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生活。


文中几处对人的评价,也都无关其政治身份,例如他对康老评价极高,回忆在延安时期,练习隶书总难进境,经康老指点方始顿悟要诀,有段时间康老在山西工作,经常会写信给他谈书法,还会捎来一些土产,可谓亦师亦友的关系。他对****的印象也很好,舅姥爷跟程派琴师学的琴,有次****想过过戏瘾,请他去操琴,待人极客气,一定要留饭,第二天还派人给楚楚送了条围巾,以后又遇到过几次,都是主动过来打招呼。他认为****懂戏,教养好,评价非常正面。诸如此类,他对人对事的态度从不涉及政治,也正因如此,一生也末受政治牵连。此外还有一部分是听姥姥讲的,前些年俺姥姥九十大寿,做为家族中这一代的最后一人,为了让后代了解家族历史,特用一周时间,口诉百年家族史,由俺笔录,后来整理成十几万字文稿,其中就有一部分舅姥爷早年的经历。俺发现俺娘这个家族挺有意思,姥姥姥爷这两家都是前朝显贵,按说民国后应该是比较惨的,但他们这一代的兄弟姐妹七八个,尽管选择了不尽相同的人生道路,但是在大时代的风云变幻下,却并未经历过多风雨,反而殊途同归,最后都有不错的归宿。后来我发现,这些长辈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心态平和,随遇而安,顺势而为,在时代的洪流面前,个人是如此渺小,他们没有太多的家国情怀,也缺乏献身青史的理想,只想和家人过着平和舒适的日子,尽管因为时代的机缘,他们也都或多或少被卷入政治的波涛,甚至成为政治漩涡中的人物,但正是得益于那份平和的心态,才终能全身而退~


有时我会想,为什么他们兄弟姐妹都能有这种超脱的人生态度?俺是个历史虚无主义者,对政治向来看的很淡,上周在北京,登金山岭长城,遥望古北口内外,四百年前,俺母系家族的祖先做为那个北方少数民族英勇的将军,指挥关外的铁骑,挥师南下,实现了立马吴山的志向。俺父系家族的祖先,效忠于那个古老的帝国,亲历他自京城至江淮,从江南到岭南,一步步败亡的凄凉景象。但没过多久,俺母系家族的后人就已成为那个被他们祖先灭掉国家的文化上的继承者,俺父系家族的后人开始出现在他们祖先誓死抗争的敌人的朝堂之上。听姥姥讲,他们兄妹在家塾读书时的先生,就经常给他们讲历史上的兴亡变幻,我想,彼时课堂上的舅姥爷或许如我一般的感想: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唯有俗世的悲欢方能相伴始终~



------------------------------------------------------------------------------------------- Something wrong?somebody help ......
2017-09-09 09:14:11
...38楼...
1108
132
来自:上海
注册:2009-08-07
发帖:404+6932

婊子无情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09:24:11
...39楼...
39
0
来自:上海.黄浦
注册:2017-07-27
发帖:3+623

妓和娼是有区别的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09:54:01
...40楼...
114
10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3-29
发帖:20+439


1楼图片右下角水印地址是亮点!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10:46:46
...41楼...
1293
37
来自:上海
注册:2005-03-22
发帖:169+3676

XJ干活赚钱啊,总比出入写字楼的混日子骗吃骗喝的女人好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10:54:59
...42楼...
34
0
来自:保密
注册:2017-08-06
发帖:2+115

认识的人里就有,找了个k姐,安徽的,两人差十岁。婚后k姐的弟弟(读小学两年级)也来上海了。这人现在每天伺候一大一小吃喝拉撒。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11:11:01
...43楼...
4588
6672
来自:上海
注册:2007-02-04
发帖:67+3848

多汁男孩[juicyboys]12楼

说说我舅老爷的故事,年代比较久远了,不知道我的答案是否具有参考价值。


我的舅姥爷四十年代在北平读大学,他是大地主家的少爷,年少多金,人也风流潇洒,整日和一些类似的朋友吃喝玩乐,自然也经常出入八大胡同。他认识了一个叫楚楚的风尘女子,长的漂亮,又有几分才华,二人相爱,并决定结婚。家里自然不允,断决了经济资助,甚至还派人去捉他回家。舅姥爷无奈之下,携楚楚去了延安,双双加入了共产党。


此后一些年,舅姥爷随共军南征北战,做宣传工作,混的相当不错。楚楚也在医院从事护士工作,二人结婚是一位后来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首长主婚。建国后一些年,二人转业到西北某地,楚楚由于身体原因,始终没有生育,但他们感情一直非常好,还收养了一个战友的遗孤。五十年代末,舅姥爷携楚楚回乡省亲,其时老父尚在,仍未原谅他,没让进家门就给赶走了。姥姥是他五姐,年岁相仿,童年时关系最好,而且姥姥姥爷也参加革命了,思想比较开放,故收留他们住了半个多月。当时俺娘尚幼,但对楚楚的印象极佳。****伊始,姥爷姥姥被打倒,身陷囹圄,舅舅生死末卜,家中只剩下十几岁的俺娘和年仅八岁的小姨。舅姥爷闻讯,通过当年战友的关系,将姐妹二人接去,抚养多年,安排入伍、上学,让她们能够免于****的苦难。拔乱反正,姥爷姥姥重新出来工作,第一件事就是赶赴西北致谢,自此以后,家族才开始接受楚楚。


整个八九十年代,两边时有往来,尤其是俺娘和小姨更是视他们为亲生父母,每隔一两年就会带我去小住一段时间。我记事时,舅姥爷和楚楚已经年近七旬,但风彩依旧。舅姥爷是西北文艺届的头面人物之一,每日家中谈笑有鸿儒,楚楚可谓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不仅能指挥保姆做一桌好莱,还可和各路客人谈文论史,兴致好时,再弹一曲古筝,技惊四座。舅姥爷战争年代受过伤,老来腿脚不便,楚楚便每晚推他去散步,我在时也跟着去,在夕阳下,看到他们长久的相互凝视,我能感觉到,这一生,他们是幸福的。楚楚病逝于二十一世纪初,舅姥爷悲伤至极,整个人一下子就垮了,俺娘想接他来老家,他不肯,说要陪着楚楚。不几年,舅姥爷就老年痴呆了,连女儿都不认识,但每天必须要保姆推他去院子里楚楚生前亲手植的树下坐着,否则就拒绝吃饭,一直到七年后病逝。


再说点,其实舅姥爷这个人,一生是没啥大志向的。他的家族属于前朝遗民,民国以后,富且富,但政治上已经没有前途了,所以他们兄弟姐妹从小都是被当公子哥养着的,十几岁还不会自己穿衣服,家庭对他们也没啥太高期望,只求别太出格,平安度过一生即可。但太姥爷本人是当年大宅门里成长起来的,受过很好的传统教育,对老一套的礼法特别重视,对五四以来的新文化极端敌视。舅姥爷小时候喜欢听戏,家里不支持,没少挨打。后来去北平读书,也是为了能活的自由些。他和楚楚就是因戏结缘,但别说楚楚出身风尘,即使是个戏子家里也是不会同意。但他这种公子哥,实在也是没啥生存能力的,离了家里的资助,完全没法活下去,过穷日子的事更是根本想都没想过,所以在别的同学的鼓动下,一冲动就去了延安。他晚年对去延安并不后悔,始终认为那个时代共产党对个人的尊重还是要优于传统家庭和国民党的,但绝对谈不上有什么革命理想。他后来的人生还算比较顺利,因为他只是想追求较为平和舒适的生活,从不参与派系斗争,也不热衷升官发财,一直做技术官僚,也始终与人为善,不害人,故躲过了历次政治事件。在延安时,做宣传工作,能写能画能演,几位军事首长都挺喜欢他,由于他书法不错,跟****那位最出名的书法家也有交往,但他也没有站队之类。建国后,有机会做实权领导,但他不想,只愿去文艺届担任个挂名的职务,平时读书写字,不对任何事表态。****时,由于那位大书法家的关系,也没受到冲击,反而保护了很多亲友。****后,他部队的老首长重新登场,想启用他,但他还是谢绝了,仍旧在文艺届混。他一生没对啥事特别在意、追求过,除了支持一下戏曲和电影工作,从不使用手中的权利。晚年对自己有个评价,一介书生,能于乱世之中苟全性命,还可保全家人,且未作有亏良心之事,还能搞点小小的文艺爱好,与相爱之人共终老,已是人生的大圆满了。他是个想的开,看得透的人,对楚楚的出身毫不介意,也不忌讳别人谈及。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事,就是至死末能得到老父的原谅。



舅姥爷的故事一部分是俺亲眼所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断续在他家住了三年多,他们都很喜欢孩子,但养女身体不好,终身末嫁,所以把我当成亲孙子看待的,那时舅姥爷给当地的电影制片厂做顾问,经常带我去厂里审片,回家路上就给我讲些自己的故事,我觉得这些故事比电影还精彩,至今未能忘怀。还有一部分是在舅姥爷晚年写的自传中读到的,他写自传并非要传世,而是回顾一生,对人对己有个交待。文稿放在俺娘那,根据他的遗愿,在祖宗的坟前烧掉了。俺娘只给俺看过一次,读后颇有点惊讶,舅姥爷一生也算是被政治的洪流挟裹前行了,但他笔下的回忆,却只有人情冷暖,生活琐事,仿佛那个大世代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生活。


文中几处对人的评价,也都无关其政治身份,例如他对康老评价极高,回忆在延安时期,练习隶书总难进境,经康老指点方始顿悟要诀,有段时间康老在山西工作,经常会写信给他谈书法,还会捎来一些土产,可谓亦师亦友的关系。他对****的印象也很好,舅姥爷跟程派琴师学的琴,有次****想过过戏瘾,请他去操琴,待人极客气,一定要留饭,第二天还派人给楚楚送了条围巾,以后又遇到过几次,都是主动过来打招呼。他认为****懂戏,教养好,评价非常正面。诸如此类,他对人对事的态度从不涉及政治,也正因如此,一生也末受政治牵连。此外还有一部分是听姥姥讲的,前些年俺姥姥九十大寿,做为家族中这一代的最后一人,为了让后代了解家族历史,特用一周时间,口诉百年家族史,由俺笔录,后来整理成十几万字文稿,其中就有一部分舅姥爷早年的经历。俺发现俺娘这个家族挺有意思,姥姥姥爷这两家都是前朝显贵,按说民国后应该是比较惨的,但他们这一代的兄弟姐妹七八个,尽管选择了不尽相同的人生道路,但是在大时代的风云变幻下,却并未经历过多风雨,反而殊途同归,最后都有不错的归宿。后来我发现,这些长辈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心态平和,随遇而安,顺势而为,在时代的洪流面前,个人是如此渺小,他们没有太多的家国情怀,也缺乏献身青史的理想,只想和家人过着平和舒适的日子,尽管因为时代的机缘,他们也都或多或少被卷入政治的波涛,甚至成为政治漩涡中的人物,但正是得益于那份平和的心态,才终能全身而退~


有时我会想,为什么他们兄弟姐妹都能有这种超脱的人生态度?俺是个历史虚无主义者,对政治向来看的很淡,上周在北京,登金山岭长城,遥望古北口内外,四百年前,俺母系家族的祖先做为那个北方少数民族英勇的将军,指挥关外的铁骑,挥师南下,实现了立马吴山的志向。俺父系家族的祖先,效忠于那个古老的帝国,亲历他自京城至江淮,从江南到岭南,一步步败亡的凄凉景象。但没过多久,俺母系家族的后人就已成为那个被他们祖先灭掉国家的文化上的继承者,俺父系家族的后人开始出现在他们祖先誓死抗争的敌人的朝堂之上。听姥姥讲,他们兄妹在家塾读书时的先生,就经常给他们讲历史上的兴亡变幻,我想,彼时课堂上的舅姥爷或许如我一般的感想: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唯有俗世的悲欢方能相伴始终~


我也认真拜读完了,若真是你自己写的,可以说是最近2年里kds看到好的帖子。


------------------------------------------------------------------------------------------- TF最光荣,我们都是一家门,团结如一,不分你我
2017-09-09 11:12:48
...44楼...
1554
1724
来自:上海
注册:2009-09-02
发帖:6+12087

一个朋友和安徽mm桑结婚,一个同学和福建xj结婚,目前日子都过了蛮好,我的圈子好low


------------------------------------------------------------------------------------------- 我的三块钱。。。。。。
2017-09-09 11:28:48
...45楼...
103
0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2-21
发帖:4+356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12:03:07
...46楼...
741
0
来自:上海
注册:2013-01-27
发帖:0+424

多汁男孩[juicyboys]12楼

说说我舅老爷的故事,年代比较久远了,不知道我的答案是否具有参考价值。


我的舅姥爷四十年代在北平读大学,他是大地主家的少爷,年少多金,人也风流潇洒,整日和一些类似的朋友吃喝玩乐,自然也经常出入八大胡同。他认识了一个叫楚楚的风尘女子,长的漂亮,又有几分才华,二人相爱,并决定结婚。家里自然不允,断决了经济资助,甚至还派人去捉他回家。舅姥爷无奈之下,携楚楚去了延安,双双加入了共产党。


此后一些年,舅姥爷随共军南征北战,做宣传工作,混的相当不错。楚楚也在医院从事护士工作,二人结婚是一位后来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首长主婚。建国后一些年,二人转业到西北某地,楚楚由于身体原因,始终没有生育,但他们感情一直非常好,还收养了一个战友的遗孤。五十年代末,舅姥爷携楚楚回乡省亲,其时老父尚在,仍未原谅他,没让进家门就给赶走了。姥姥是他五姐,年岁相仿,童年时关系最好,而且姥姥姥爷也参加革命了,思想比较开放,故收留他们住了半个多月。当时俺娘尚幼,但对楚楚的印象极佳。****伊始,姥爷姥姥被打倒,身陷囹圄,舅舅生死末卜,家中只剩下十几岁的俺娘和年仅八岁的小姨。舅姥爷闻讯,通过当年战友的关系,将姐妹二人接去,抚养多年,安排入伍、上学,让她们能够免于****的苦难。拔乱反正,姥爷姥姥重新出来工作,第一件事就是赶赴西北致谢,自此以后,家族才开始接受楚楚。


整个八九十年代,两边时有往来,尤其是俺娘和小姨更是视他们为亲生父母,每隔一两年就会带我去小住一段时间。我记事时,舅姥爷和楚楚已经年近七旬,但风彩依旧。舅姥爷是西北文艺届的头面人物之一,每日家中谈笑有鸿儒,楚楚可谓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不仅能指挥保姆做一桌好莱,还可和各路客人谈文论史,兴致好时,再弹一曲古筝,技惊四座。舅姥爷战争年代受过伤,老来腿脚不便,楚楚便每晚推他去散步,我在时也跟着去,在夕阳下,看到他们长久的相互凝视,我能感觉到,这一生,他们是幸福的。楚楚病逝于二十一世纪初,舅姥爷悲伤至极,整个人一下子就垮了,俺娘想接他来老家,他不肯,说要陪着楚楚。不几年,舅姥爷就老年痴呆了,连女儿都不认识,但每天必须要保姆推他去院子里楚楚生前亲手植的树下坐着,否则就拒绝吃饭,一直到七年后病逝。


再说点,其实舅姥爷这个人,一生是没啥大志向的。他的家族属于前朝遗民,民国以后,富且富,但政治上已经没有前途了,所以他们兄弟姐妹从小都是被当公子哥养着的,十几岁还不会自己穿衣服,家庭对他们也没啥太高期望,只求别太出格,平安度过一生即可。但太姥爷本人是当年大宅门里成长起来的,受过很好的传统教育,对老一套的礼法特别重视,对五四以来的新文化极端敌视。舅姥爷小时候喜欢听戏,家里不支持,没少挨打。后来去北平读书,也是为了能活的自由些。他和楚楚就是因戏结缘,但别说楚楚出身风尘,即使是个戏子家里也是不会同意。但他这种公子哥,实在也是没啥生存能力的,离了家里的资助,完全没法活下去,过穷日子的事更是根本想都没想过,所以在别的同学的鼓动下,一冲动就去了延安。他晚年对去延安并不后悔,始终认为那个时代共产党对个人的尊重还是要优于传统家庭和国民党的,但绝对谈不上有什么革命理想。他后来的人生还算比较顺利,因为他只是想追求较为平和舒适的生活,从不参与派系斗争,也不热衷升官发财,一直做技术官僚,也始终与人为善,不害人,故躲过了历次政治事件。在延安时,做宣传工作,能写能画能演,几位军事首长都挺喜欢他,由于他书法不错,跟****那位最出名的书法家也有交往,但他也没有站队之类。建国后,有机会做实权领导,但他不想,只愿去文艺届担任个挂名的职务,平时读书写字,不对任何事表态。****时,由于那位大书法家的关系,也没受到冲击,反而保护了很多亲友。****后,他部队的老首长重新登场,想启用他,但他还是谢绝了,仍旧在文艺届混。他一生没对啥事特别在意、追求过,除了支持一下戏曲和电影工作,从不使用手中的权利。晚年对自己有个评价,一介书生,能于乱世之中苟全性命,还可保全家人,且未作有亏良心之事,还能搞点小小的文艺爱好,与相爱之人共终老,已是人生的大圆满了。他是个想的开,看得透的人,对楚楚的出身毫不介意,也不忌讳别人谈及。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事,就是至死末能得到老父的原谅。



舅姥爷的故事一部分是俺亲眼所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断续在他家住了三年多,他们都很喜欢孩子,但养女身体不好,终身末嫁,所以把我当成亲孙子看待的,那时舅姥爷给当地的电影制片厂做顾问,经常带我去厂里审片,回家路上就给我讲些自己的故事,我觉得这些故事比电影还精彩,至今未能忘怀。还有一部分是在舅姥爷晚年写的自传中读到的,他写自传并非要传世,而是回顾一生,对人对己有个交待。文稿放在俺娘那,根据他的遗愿,在祖宗的坟前烧掉了。俺娘只给俺看过一次,读后颇有点惊讶,舅姥爷一生也算是被政治的洪流挟裹前行了,但他笔下的回忆,却只有人情冷暖,生活琐事,仿佛那个大世代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生活。


文中几处对人的评价,也都无关其政治身份,例如他对康老评价极高,回忆在延安时期,练习隶书总难进境,经康老指点方始顿悟要诀,有段时间康老在山西工作,经常会写信给他谈书法,还会捎来一些土产,可谓亦师亦友的关系。他对****的印象也很好,舅姥爷跟程派琴师学的琴,有次****想过过戏瘾,请他去操琴,待人极客气,一定要留饭,第二天还派人给楚楚送了条围巾,以后又遇到过几次,都是主动过来打招呼。他认为****懂戏,教养好,评价非常正面。诸如此类,他对人对事的态度从不涉及政治,也正因如此,一生也末受政治牵连。此外还有一部分是听姥姥讲的,前些年俺姥姥九十大寿,做为家族中这一代的最后一人,为了让后代了解家族历史,特用一周时间,口诉百年家族史,由俺笔录,后来整理成十几万字文稿,其中就有一部分舅姥爷早年的经历。俺发现俺娘这个家族挺有意思,姥姥姥爷这两家都是前朝显贵,按说民国后应该是比较惨的,但他们这一代的兄弟姐妹七八个,尽管选择了不尽相同的人生道路,但是在大时代的风云变幻下,却并未经历过多风雨,反而殊途同归,最后都有不错的归宿。后来我发现,这些长辈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心态平和,随遇而安,顺势而为,在时代的洪流面前,个人是如此渺小,他们没有太多的家国情怀,也缺乏献身青史的理想,只想和家人过着平和舒适的日子,尽管因为时代的机缘,他们也都或多或少被卷入政治的波涛,甚至成为政治漩涡中的人物,但正是得益于那份平和的心态,才终能全身而退~


有时我会想,为什么他们兄弟姐妹都能有这种超脱的人生态度?俺是个历史虚无主义者,对政治向来看的很淡,上周在北京,登金山岭长城,遥望古北口内外,四百年前,俺母系家族的祖先做为那个北方少数民族英勇的将军,指挥关外的铁骑,挥师南下,实现了立马吴山的志向。俺父系家族的祖先,效忠于那个古老的帝国,亲历他自京城至江淮,从江南到岭南,一步步败亡的凄凉景象。但没过多久,俺母系家族的后人就已成为那个被他们祖先灭掉国家的文化上的继承者,俺父系家族的后人开始出现在他们祖先誓死抗争的敌人的朝堂之上。听姥姥讲,他们兄妹在家塾读书时的先生,就经常给他们讲历史上的兴亡变幻,我想,彼时课堂上的舅姥爷或许如我一般的感想: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唯有俗世的悲欢方能相伴始终~


没看完,太长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16:55:53
...47楼...
98
0
来自:保密
注册:2017-05-30
发帖:2+144

北方人的称呼实在看不懂,什么姥爷姥姥的,是爷爷的姐姐?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17:37:50
...48楼...
64
2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2-14
发帖:0+1007

bettyyoung[bettyyoung]41楼


1楼图片右下角水印地址是亮点!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7-09-09 17:41:19
...49楼...
x
引用20楼@ 特雷西00 发表的:

首先,请你以一种,团成一个团的姿势,然后,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首先,请你以一种,团成一个团的姿势,然后,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

回复主题 返回kds宽带山
主题: tf们见过明知对方是xj但还是找xj做老婆的伐?
  • 1
  • 2

最新二手发布

  • 扫描关注官方微信
  • 扫描下载客户端

短信

x

你可以发私信给一个或多个听众。默认不能发给非听众,除非对方设置了允许。

收信人:
内容:
插入:  发送 
  • 默认

帖子奖分

奖分者: ( )

得分者:

奖励分值:您今日还有 3 点分值可以奖励 [ 20 点奖分可自动换取 1 点PP]

看不清楚吗?点击更换一张

请输入4位有相同表情的数字

验证码:看不清楚吗?点击更换一张

奖分理由:

删除

        

                            

        当事人要求删除

                    

          

理由:

扣除hp值:

宽带山警务室

用户反馈

        

内容:

已报名参加的人员: